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一個母親的復仇》:司法與民意差距太遠,何其可怕也!

作者:律檢小北。這是作者向法律讀庫原創投稿。

《一個母親的復仇》:司法與民意差距太遠,何其可怕也!

這是一部非典型的印度電影,這裡沒有群男群女的手舞足蹈,有的卻是對社會問題的抨擊與深思。我們總喜歡調侃三哥總有些不正經、喜歡各種開掛,可就是這樣他們總能拍出一些反映激烈的社會矛盾,展現小人物的悲喜,讓人撕心裂肺又大呼過癮的人間悲喜戲劇,這相比那些只會拍攝拎著一挺加特林機槍就可以消滅整個鬼子聯隊的境界不知有了多少提升。

這是一部反映印度社會問題、為女性權利發聲的電影,不只是在影片中為了被性侵的女兒復仇,更是為了6億印度女性的尊嚴“抗爭”。也讓人感慨中國從不缺乏好的故事,缺乏的只是會講故事的人。

《一個母親的復仇》:司法與民意差距太遠,何其可怕也!

故事的來源是當年震驚世界的印度的“德里黑公交案”,艾莉亞(薩佳·阿裡飾演)在辭別母親參與一次朋友派對活動中遭到多人性侵,艾莉亞的母親,戴維琪(希里黛玉 飾)在屢次報警搜尋無果後,終於聽到這個讓人足以崩潰的答案。艾莉亞的母親在悲痛、震驚之餘把一切的希望和憤恨都交給了法庭,只是最後的結果卻是四名被告人被法庭判為無罪。

面對這個結果艾莉亞的母親很是震驚,說出了全劇最深層的問題:“在這個國家能夠幸運逃脫強姦罪,卻不能打強姦犯一個耳光。”於是在前半程的壓制之後,艾莉亞的母親開始了對嫌疑人的復仇,正如她所言“我不曉得這麼做是不是對的…是錯的,但什麼都不做,也是不對的”。整個故事像極了當年法律界現象級電影作品《守法公民》,都是個體在法律無法觸及的地方,無助的採取個人復仇方式,完成情感的宣泄。

“正義到不了的地方,還有母親!”

這是整個劇最具有標誌性的聲音,也是電影宣傳中最被普遍採用的一句話。相信這個宣傳語在身邊必定還是會產生一些爭議。電影畢竟是電影,在法律無法觸及的地方,“同態復仇”在現實生活中是否值得倡導還是會惹起諸多討論。法庭需要證據,在證據不充分、不足以認定嫌疑人有罪的時,就應該判決嫌疑人無罪。可證據的充沛與否在每個案件中卻表現出很強的隨機性,會依據嫌疑人的作案方法、偵查條件、自然環境、偶然要素等表現出不同的證據條件,也就是說在“時光機”發明之前法律事實永遠不會完美的同等於客觀事實。

《一個母親的復仇》:司法與民意差距太遠,何其可怕也!

電影全程並沒有表明司法自身存在問題,沒有醜化司法人員形象,並說明瞭按照法律就該這麼判無罪。從而再現了一個常見且極端的法律價值衝突,在法律的嚴謹證據規則無法得出肯定結論與民間朴素情感有肯定答案相抵觸時,應當如何選擇的問題。

司法與民意撕裂是件很可怕的事情,一方根據的是精英規律和訴訟倫理,沒有證據不就不能認定他有罪,即便其個人都已經認定那個人就是罪犯;另一方根據的是朴素觀念和日常情感,既然司法沒有發揮作用,那麼就該許可個人出場。這種衝突不僅在印度會有,美國的《違法公民》反映的是同樣的司法問題,前段時間的張扣扣案之所以關註度如此之大,也是這個緣由。

而這種價值抵觸,影響是個案,撕裂確實是整個社會。

司法要回歸民意,並不是要旗幟鮮明的支持逆法治思想、鼓勵同態復仇,而是應該多聽些朴素的聲音,把情感融入判決中。司法有義務把本來漸行漸遠的社會再粘合在一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一個母親的復仇》:司法與民意差距太遠,何其可怕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