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閱讀提示:本文含大量劇透)

從1995年的《紅番區》開始,成龍在十幾部賀歲檔電影中,扮演的往往是性格鬼馬的功夫高手,帶給觀眾諸多驚險刺激的體驗。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紅番區》

而在賀歲電影《神探蒲松齡》中,成龍化身為“寫鬼寫妖高人一等”的蒲松齡。

不過和歷史人物相比,成龍扮演的蒲松齡,不再是窮困潦倒的書生,而是法力無邊的神仙:他的一支陰陽判,就能決定鬼怪們的生與滅。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神探蒲松齡》海報

電影故事的內核,基於《聊齋誌異·聶小倩》,是蒲松齡的代表作之一,也曾被無數影視作品演繹。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不同版本的聶小倩

在這部腦洞大開的電影中,聶小倩和寧採臣的故事,也被賦予了新的靈魂內核。

那麼,這部電影中小倩與寧採臣的故事,和原著中的人鬼之戀有哪些不同呢?


聶小倩

  • 原著:性格溫柔、一往情深的小女人(鬼)
  • 電影:“我愛你,與你何干”的霸氣御姐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在蒲松齡的《聊齋誌異》中,聶小倩這個女鬼,是個天可憐見的小女人。

她十八歲暴斃,被人埋在蘭若寺邊。因生得美貌如同畫中人,她常被妖怪威脅,被迫去做一些下賤事,然後攝取男人的心血。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神探蒲松齡》劇照

但她真的是情非所願,為自己做的事而羞愧。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小倩,姓聶氏,十八夭殂,葬寺側,輒被妖物威脅,歷役賤務;覥顏向人,實非所樂。”——蒲松齡《聊齋誌異·聶小倩》

這晚,書生寧採臣夜宿寺中,妖精們讓聶小倩前來。小倩先是用美色誘惑,又是用金錢賄賂,沒想到寧採臣剛正不阿,著實讓聶小倩敬佩。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劉亦菲扮演的聶小倩

就這樣,聶小倩愛上了寧採臣。當夜叉要來害他時,她提前趕來相告,幫他渡過生死劫難。

在小倩的苦苦哀求下,寧採臣同意帶她回家。

一開始,寧採臣的母親,不接受這個女鬼。後來,小倩認寧採臣為哥哥,並悉心服侍老母親,終於得到了大家認可。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先是,寧妻病廢,母劬不可堪;自得女,逸甚,心德之。日漸稔,親愛如己出,竟忘其為鬼;不忍晚令去,留與同卧起。

——蒲松齡《聊齋誌異·聶小倩》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在原著中,聶小倩自始至終,都是卑微的存在。

在鬼怪的領域,她是一個弱鬼,要被大鬼們要挾。

她跟隨寧採臣回家後,更是恪守婦道,卑躬屈膝,成為賢良淑德的小女人。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她肯為寧採臣冒險,但對金華的夜叉,自始至終不敢直面,最後還是仙俠留下的劍囊救了她。

正是這樣一個弱小可憐無助的小鬼,得到寧採臣和他家人的憐愛,餘生過得十分幸福——

寧採臣的妻子死後,便娶了小倩為妻,二人先後生下兩個兒子,孩子們後來都功成名就。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神探蒲松齡》中,鐘楚曦扮演的聶小倩

而《神探蒲松齡》中,聶小倩卻是敢愛敢恨,敢於冒險的御姐風範。

為了心愛的寧採臣,她寧願丟掉人的身份,寧願永遠在陰陽之界,忍受巨大的痛苦。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在電影中,小倩本是個漂亮女孩,蛇妖對她一見傾心,躲在她的影子里。為了讓蛇妖感受陽光,感受平凡人的快樂,她寧願與對方身份互換。

於是,她成了女鬼聶小倩,而蛇妖成為凡人寧採臣。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神探蒲松齡》海報

在此期間,小倩被迫做了惡事,無法恢復人的身份,因而永遠成為女鬼,不得不靠吸食16歲女孩的魂魄維持生存。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神探蒲松齡》劇照

寧採臣經歷重重危險,就是為了能還小倩人的身份。可深愛寧採臣的小倩,卻寧願以鬼魅的身份,替他承受憎惡和詛咒,甚至替他去遭受無法輪迴的痛苦。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神探蒲松齡》

比起原著來,電影中的小倩,著實是個有擔當、有膽魄、敢犧牲的大女人。


寧採臣

  • 原著:坐懷不亂的已婚書生
  • 電影:貪戀紅塵的蛇妖+燕赤霞

在原著中,寧採臣是一位書生,已婚——他的妻子卧病在床多年。

美色當前時,他總是一句話:“我不會有第二個女人。”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寧採臣,浙人。性慷爽,廉隅自重。每對人言:“生平無二色。”

——蒲松齡《聊齋誌異·聶小倩》

他不只是說說看,也的確做到了這點。

那晚,他寄宿在蘭若寺,一位妙齡美女兩次闖入,他都抵擋住了誘惑。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第一次,小倩施施然走進來,撒嬌地說:“人家睡不著嘛,要和你共享男歡女愛。”

寧採臣這個直男,生氣地訓斥了一通:“你不怕遭人非議嗎?我還怕別人說閑話呢!只要你稍一失足,就是道德淪喪,臉面盡失。”

小倩勸他,沒人會知道的,寧採臣卻直接將人家罵了出去。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女笑曰:“月夜不寐,願修燕好。”寧正容曰:“卿防物議,我畏人言;略一失足,廉恥道喪。”女雲:“夜無知者。”寧又咄之。

——蒲松齡《聊齋誌異·聶小倩》

眼見美色誘惑不成,小倩只得拿出金錢——她知道,俗世中的人,最愛的就是金錢和美色。既然美色無法誘惑,那他一定是愛財之人吧。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沒想到,當她把一錠黃金放在他褥子上時,他居然趕緊拿起來使勁兒扔了出去,還說:“不要臟了我的口袋!”

看來,這書生非等閑之輩,當真讓小倩感嘆:“真是鐵石心腸!”

此時,她已心生敬慕。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小倩)至戶外復返,以黃金一錠置褥上。寧掇擲庭墀,曰:“非義之物,污吾囊橐!”女慚,出,拾金自言曰:“此漢當是鐵石。”

——蒲松齡《聊齋誌異·聶小倩》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為了自己的愛慕之心,小倩又跑了過來,和盤托出自己的身世,還告訴他提防明晚,會有夜叉來害他。

寧採臣畢竟是凡人,這回有些害怕了。

他按照小倩的囑咐,將住在南院的燕赤霞,死皮賴臉地邀來同住。原來,這燕赤霞是位仙俠,他的仙劍能抵擋妖魔。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寧採臣就這樣逃過一劫,還得到了燕赤霞贈與的辟邪劍囊。

之後,他信守承諾,將小倩的骸骨,埋在自己家附近,也將小倩帶到家中。

小倩雖是女鬼,卻生得楚楚可憐,又懂得侍奉母親,實在是一個動人的女孩。可寧採臣已有妻室,因此只能將她當妹妹,沒有絲毫的逾越。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女曰:“兒實無二心。泉下人既不見信於老母,請以兄事,依高堂,奉晨昏,如何?”母憐其誠,允之。

——蒲松齡《聊齋誌異·聶小倩》

在妻子因病死後,寧採臣才在母親的同意下,終於娶小倩為妻。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可見原著中的寧採臣,的確是德才兼備的書生,不過也是一個害怕夜叉的普通人。

而電影中的寧採臣就不同了——阮經天扮演的這個角色,是蛇妖與燕赤霞的合體。

他本是一個動了凡心的蛇妖,在少女小倩的犧牲下,才得以享受塵世的陽光。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神探蒲松齡》中,阮經天飾演的寧採臣

他既是凡人寧採臣,也是非凡的燕赤霞,敢於拼盡自己的性命,去換回小倩的凡人之身。

當小倩犯下滔天大罪,她自己也甘願殞滅時,寧採臣冒險取來妖丹,替小倩去遭受懲罰。

而最終,小倩沒能回到塵世,寧採臣竟偷來陰陽判,讓自己墜入萬劫不復之地,與小倩永遠地在一起……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神探蒲松齡》劇照

電影中的寧採臣,既有“無二色”的書生痴情,也有燕赤霞的俠肝義膽,可謂是對原著天翻地覆的演繹。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神探蒲松齡》劇照

在原著中,聶小倩和寧採臣,做了一對柴米油鹽的塵世夫妻。

而在電影中,這對人鬼情侶,則演繹了驚天地泣鬼神的虐戀。

兩個版本的故事,到底哪一個會真正打動你呢?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神探蒲松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聶小倩不再是“小女人”:《神探蒲松齡》中的愛情,比原著更刺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