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地球最後的夜晚 60分鐘長鏡頭 藝高人膽大!

又是一部國內已經在2018年年底就上映的電影,而美國才剛剛上映。據說這部電影在紐約電影節展映的時候引起了很大的轟動,而讓我走進電影院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電影節展映的轟動,也事先並不知道電影中哪些革命性,並可以載入史冊的鏡頭語言,是湯唯讓我對這部電影充滿了好奇。這是湯唯產後回歸大熒幕的首部作品,我相信湯唯的審美和演技,而且女主角本人也是導演畢贛照著湯唯寫的,於是我走進了電影院。

對於文藝劇情電影,很多人的第一感覺一定是節奏很慢,可能會無聊。但是在真正講述這部電影之前,我必須要說,這部文藝片一點都不無聊,甚至毫無尿點,這要歸功於片中複雜的人物線,還有震撼的鏡頭語言!我很慶幸我觀看了這部電影,我也相信,對於所有電影專業的人和電影愛好者來說,都會是一部讓人心潮澎湃的影片。

作為土生土長的北京人,你要非讓我挑個毛病,我只能說,片中的很多方言我聽不太懂,只能盯著英文字幕再配合發音進行猜測,這類方言對話的影片如果能再配上中文字幕,那就更好不過了!同樣的觀影感受還有最近的賈樟柯導演的江湖兒女,方言對話沒什麼問題,只是觀看的時候會分心,不看英文字幕會聽不懂,有點影響心情。

地球最後的夜晚 60分鐘長鏡頭 藝高人膽大!

地球最後的夜晚海報 來源:官方微博

地球最後的夜晚 60分鐘長鏡頭 藝高人膽大!

地球最後的夜晚海報 來源:官方微博

地球最後的夜晚 60分鐘長鏡頭 藝高人膽大!

地球最後的夜晚海報 來源:官方微博

影片講述的是羅紘武因父親離世再次回到貴州的故事。12年前,好友白貓被殺,羅紘武在追查凶手左宏元的過程中,被凶手的情人萬綺雯所利用。從此以後,這個神秘的女人構成了他所有的記憶、欲望、信念和夢魘,一段追尋之旅讓他發現了被隱藏多年的秘密……

我在看電影前沒有事先看影評的習慣,所以當我戴上了3D眼鏡,卻看到大銀幕顯示了一段話,說本片不是3D影片,我用5秒鐘進行了2種猜測,一個是導演跟大家開了個玩笑,也許影片講述的故事就是一個玩笑,一個惡作劇?那花著3D電影的票錢,看一部2D電影,這也實在太找罵了吧!還有就是電影院的放映機出現問題,或者DCP出現問題,無法放映3D影片?這個可能性實在太小了,如果真的是技術問題,那麼電影院一定會提前告知觀眾的!說實話看到本片不是3D電影之後,我就沒看後面的字兒了,環顧了身邊所有的觀眾,發現大家除了一臉懵逼之外,都是手裡拿著3D眼鏡,嚴陣以待的觀影。所以我也採用了一樣的做法,手裡抓著3D眼鏡,繼續看下去。

不過這個做法不太推薦,如果你還沒看過這部電影,聽完這期好萊塢小薦人,勾起了你的好奇,準備走進電影院一看究竟的話,記住,3D眼鏡別抓手裡,因為你沒時間去擦掉眼鏡片上的指紋!

首先我想先跟大家說說所謂的文藝片,其實嚴格來說,並沒有文藝片這個電影類型,這隻是大家把無法分類的電影統統聚在一起給了一個分類名頭而已。大家對文藝片的感覺,基本就是商業片的反比,不符合大眾審美,也沒想拿高票房,只是一種藝術表達!說起文藝片,總會讓人想到法國,像是一種不真實的浪漫,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就算你想擁有,最後也會發現自己不過是個俗人。

其實哪有什麼所謂的文藝片啊,不過都是小眾審美無法歸類,繼而順勢博個噱頭而已。地球最後的夜晚,雖然表達方式比較小眾,但是也有清晰的故事線,也沒挑戰大眾審美的底線,算不得獨樹一幟。

導演畢贛想拍的東西,都不是那麼好拍的,都是難以捕捉的事物,地球最後的夜晚拍的就是夢境,回想一下,只要是拍跟夢境相關主題的電影,哪一部是以大眾審美的標準來表達講述的?

錶面上,影片講述了羅紘武故地重游使他回憶起死去多年的少年玩伴白貓和十二年前的情人萬綺雯。他拜訪了白貓的母親,聊起和白貓的年少往事。在父親的遺物里,他得到一張藏在鐘錶中的老照片,他相信這屬於自己很早就消失的母親,於是根據照片上的線索踏上了找尋之路。在找尋的終點,他進入一家影廳,碰見了一個12歲的少年,還遇到了一個像極了萬綺雯的女子,名叫凱珍,還有一個正準備和男人私奔的紅髮女子。

其實,從影廳里待上3D眼鏡開始,就已經是羅紘武的夢境了,那個12歲的少年,雖然像極了年幼時的白貓,但也像極了羅紘武與萬綺雯未出世的孩子。他給孩子起名為小白貓,教他打乒乓球。而那個紅髮女子,也像極了羅紘武的母親,手拿火把,染著紅髮。而凱珍,就是他尋找的萬綺雯。

可以說,影片的結局是一個大團圓結局,羅紘武通過夢境讓記憶里的一切都變成了現實,他想要的一切都得到了。也可以說是一個和解的故事,我記得有一句話,叫做:總有一天會與這個世界和解。用在這裡最為恰當不過。回想一下電影開頭,羅紘武說:好像一切的故事都是從一個朋友的死亡開始。羅紘武在現實中,應該是失敗的人,想做兒子,卻因為母親早年離開,父親病逝而做不成;想做丈夫,卻因為情人不可得又婚姻破裂而做不成;想做父親,卻因為情人流產而做不成;想做兄弟,卻因為自己的失誤導致兄弟被殺而做不成。

在夢中,羅紘武教兒子打了一場乒乓球,想追問母親為什麼決意離開,並以母親之口說出了他早就為她準備好的理由,與母親告別;還在夢裡終於和情人來到了那個一念咒語就會旋轉的房間,並讓房間真的旋轉了起來,還在哪裡親吻到忘記時間。

但是當你從電影劇情中跳脫出來,你就會發現,這是一部只關於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的電影。

父親,兒子,朋友白貓,白貓的父親,男主角本人,是那個男人。母親,情人,朋友白貓的母親,是那個男人在找尋的女人。

電影更大的驚奇並非來自於這多重身份的疊加,而在於它通過構建一個精巧的結構,效仿了生命螺旋輪迴的本質;以一種全知全能的視角,窺探到無能為力的處境,以及化解這種困境所需的巨大的善與信;而這形式本身既是謎語也是回答;是對《金剛經》中”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表述的影像嘗試。

關於劇情,我也就不劇透太多了,大家還是自己去電影院親自體會吧。 這裡我們就主要聊聊電影里可以載入史冊的3D長鏡頭。

影片如果按照2部分來分的話,那2D就是前部分,3D就是後部分。半部分頗為模糊,比如字幕不那麼清晰,比如一個牆面的鏡頭讓人看得極其不真切,而後面的3D畫面卻美的不可方物,我想這應該是導演刻意為之,前半部分雖然是現實,但是現實中的一切都太不美好,就像羅紘武的現實生活,現實是混亂、斷裂、無解、苦澀的。可是到了夢境中,卻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所以夢境中的畫面格外清晰,格外美好,夢境是立體、浪漫、連續、甜蜜的。

影片後半部分的長鏡頭長達了60分鐘,還是用3D器材實拍的,就單單這一點來說,實數非常不易!

什麼是長鏡頭?長鏡頭是一種拍攝手法,它相對於蒙太奇拍攝方法。 這裡的“長鏡頭”,指的不是實體鏡頭外觀的長短或是焦距,也不是攝影鏡頭距離拍攝物的遠近,而是拍攝之開機點與關機點的時間距,也就是影片的片段的長短。 長鏡頭並沒有絕對的標準,是相對而言較長的單一鏡頭。

長鏡頭是指用比較長的時間,對一個場景、一場戲進行連續地拍攝,形成一個比較完整的鏡頭段落。顧名思義,就是在一段持續時間內連續攝取的、占用膠片較長的鏡頭。這樣命名主要是相對短鏡頭來對稱的。攝影機從一次開機到這次關機拍攝的內容為一個鏡頭,一般一個時間超過10秒的鏡頭稱為長鏡頭。長鏡頭能包容較多所需內容或成為一個蒙太奇句子,而不同於由若干短鏡頭切換組接而成的蒙太奇句子。其長度並無明確的、統一的規定。是相對於‘短鏡頭’的講法。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長鏡頭的拍攝手法在電影史中早就有了,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敢用60分鐘長鏡頭的,你就是讓我翻遍電影史書籍,估計也找不出幾個來!敢這樣做,並且能夠成功做到的,實在太不容易了!

這段長鏡頭沒有利用後期技術手段以假亂真,是實打實的拍了60分鐘,一鏡到底。這難度繫數有多大,隨便問一個電影專業相關的學生,乍一聽都會驚掉下巴!地球最後的夜晚這組長鏡頭需要實現從手持到車載到手持到索道到手持到航拍再到手持的多種器材的無縫銜接技術接力。

首先我們先說幾個名詞:

快拆模塊,圖傳與監視器,跟焦器, 手持雲台,無人機+輔助穩定系統RTK,無人機接力系統。還有RED攝影機,蔡司1.3.光圈的電影鏡頭。這些名詞,就是組成這組長鏡頭的主要設備。

整套手持設備17.8公斤,聽著是不重,但是對於航拍以及手持來說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

這些名詞具體是乾什麼的,要是一個一個詳細說,我估計再給我3小時才勉強夠用,大家聽聽就好了。我們不如說說這60分鐘的長鏡頭接力到底難在哪裡,還有為什麼說這是一個讓人驚掉下巴的舉動!

給大家講一個我的親身經歷,這個經歷被我稱為我職業生涯起點的一個黑歷史。曾經我作為導演兼攝影師,拍了一個3分鐘的Dolly長鏡頭,用的器材主要是Dolly和RED攝影機,配合我的有跟焦員和推動Dolly的工作人員。鏡頭畫面就是dolly push in,也就是攝影機架在Dolly上,緩緩往前推動,一路直線,從Wide Shot到Extreme Close Up。 我和跟焦員坐在dolly上,我控制攝影機,跟焦員配合跟焦。 短短3分鐘的鏡頭,我從彩排到實拍,總共用了將近3個小時,才算是交出了完美的答卷。拍到第5遍的時候,我北京大妞兒的火爆性子壓不住了,跟跟焦員和推動dolly的工作人員發了一場巨大的脾氣,英文配普通話夾雜北京話的吵吵了一頓,情到深處還把自己給罵的掉了幾顆鱷魚淚。如此困難的原因就在配合上面,需要所有人全神貫註,每一個節拍都要在一個點上,dolly的推動和跟焦要配合的完美無瑕,不管是速度還是進度都必須在同一水平線,才能做到畫面不跑焦,保持清晰。這麼說吧,跟焦的速度如果比dolly慢了1秒,那畫面就虛了,只要有1秒的虛焦,那麼這次努力就算打了水漂,要重頭再來。最後拍完的時候,我和跟焦員因為坐在Dolly小小的小圓凳上面,腿一直蜷縮著伸展不開,最後是屁股和腿都麻木了,緩了半天才能正常走路,而推動Dolly的工作人員,雙手也因為高度緊張而麻木了。

雖然說,我們因為都是新人,經驗和技術肯定都是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是從這個3分鐘的鏡頭已經可以看到長鏡頭的拍攝有多麼多的困難,更何況60分鐘的多種器材無縫銜接,除了考驗攝影師的技術水平之外,全組人的配合也是至關重要。更何況這60分鐘里還有17.8公斤的手持和航拍,每一個小環節只要出現1秒的失誤,那就意味著要全部重來!對於拍攝者和工作人員的耐心和毅力是極大的考驗!對於演員來說,體力也是一大考驗!

另外,我那3分鐘的長鏡頭是在室內完成的,而地球最後的夜晚中的60分鐘長鏡頭可是在山裡,環境因素的困難跟室內可不是一個級別。所以就單憑這60分鐘的長鏡頭,我發自內心的給影片的攝製組豎大拇指,佩服!地球最後的夜晚獲得了第55屆金馬獎最佳攝影獎,實至名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地球最後的夜晚 60分鐘長鏡頭 藝高人膽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