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眾所周知,商業電影向來考驗的是導演對於節奏的把控能力。我們為什麼會喜歡溫子仁?因為他對於商業類型片的場面調度以及節奏控制等方面都做得非常好。他懂得觀眾想要看什麼,同時也會將觀眾的興趣點牢牢的抓住並最大程度的呈現,因此,他才會有很多很多非常成功的商業片。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而作為國內導演,我們現在看到的很多商業類型電影,大都卻沒有能完全遵照一部好的商業片的所有框架來執行。大多數情況下,我們對於一部影片僅僅是顧此失彼。照顧到了觀眾的興趣,卻不能很好的把控節奏;抓住了節奏,卻在場面調度上一塌糊塗等等。如果以現代經濟發展水平來衡量一部商業電影應有的水準的話,那麼無一例外,很多時候,我們的年輕導演是不合格的。那麼合格的例子在哪裡呢?往回看。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第五代導演中,我們知道張藝謀,陳凱歌,田壯壯等人。這幾位無一例外都是一等一的大師,但是第五代導演卻不僅僅只有他們幾個。周曉文大家可能不會太熟悉。因為他具備藝術水準的電影太少了。可能最為人知的就只有《二嫫》了。或許還有人會知道《秦頌》。這兩部影片能帶給人思考,但是相比於《活著》,《霸王別姬》以及《盜馬賊》等影片自然遜色不少。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但這並不能說明周曉文不是一個好導演,只不過說明瞭他的擅長領域並不在此罷了。《二嫫》中,他關註的是社會變遷,而《秦頌》則是對於歷史的另類解讀。但是今天所說的這部影片卻異常的簡單,如果將影片中的故事換一個現代背景,完全可以秒殺當今的商業片一大片。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最後的瘋狂》是一部刑偵類型電影,但是影片的特點卻不僅僅局限於刑偵。電影主要講述了一個逃犯的故事,且圍繞警察與逃犯之間的周旋不斷的引申出更多的周邊故事,而這些故事無一例外都是一部商業電影的重要組成部分。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刑警何磊抓捕犯人宋澤,宋澤在潛逃途中不斷的犯案,何磊屢次與他相隔咫尺,卻被他屢次逃脫。宋澤的女友一邊給他幫助,一邊又勸他自首,宋澤在陷入到糾結當中的時候,帶著炸葯上了一列火車。何磊在列車長的幫助下也登上了火車。最終,在眾人的幫助下,何磊擒獲了宋澤,但是宋澤卻引爆了綁在身上的炸葯,他與何磊同歸於盡了。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這個故事的主線很簡單,但是在主線之外,我們卻可以對於當時的社會大環境進行一次細緻入微的窺測。八十年代末期,當時正值社會變遷,人們對於新事物總是處於一種不滿足的狀態。人們如飢似渴的接受著從沒有過的社會信息。這一點從片中的警察給自己的父親寄雜誌就可以看出來。而在這個風雲變幻的大環境里,總是會有人打一些歪主意的,就如同片中拍“廣告片”的團夥等人。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躁動的時候,人們總是會追求一種感官的刺激。就如同書報亭中的很多人都在瀏覽的“雜誌”內容一樣。外界的直接刺激,最會讓人們躁動。本片上映的時候,曾經引發過一次激烈的社會討論。一部分人認為本片極具先鋒色彩,而另一部分人則認為本片是毒瘤野草。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來,周曉文導演當時先進的理念已經超越了時代。不理解自然就會隨之而來。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片中大膽採用飛車追逐戲碼,這樣的場景別說是八十年代,就是現在,我們也會為之驚嘆。我們所熟知的摩托車追逐戲,大多源於港片中成龍的發揚,而內地電影中,尤其是在八十年代,這樣的場景更是獨樹一幟的存在。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而那些出現著的搖滾青年以及陽光浴場等元素,更是對於當時大時代的真實還原。我們可以說這是一種惡趣味,但是這種趣味卻是當時的所有人心中真實的理念,只不過周曉文導演,敏銳的捕捉了這種趣味,併成功的將其展現出來。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八十年代是一個神奇的年代,影視作品不僅在題材上有所突破,更是在演繹上貢獻了可能是建國以來最為大尺度的表演,可能有人知道1989年還有一版只播放了5集的《封神榜》,而他也是對於當時的社會氛圍的一次號脈。正是由於這些作品的襯托,才能體現出周曉文導演的這部《最後的瘋狂》的難得可貴。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八十年代是一個自由的年代,只不過那個創作上非常自由的年代,一去不回來。因此,看著如今的條件如此優越的今天,我們卻沒能再現曾經的輝煌,甚至於連達到及格線也是這麼的可憐。

……

歡迎留言

明天再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32年前,一位牛X的導演,拍了一部神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