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從《流浪地球》到《復聯4》,電影視覺特效是怎麼實現的?

漫威大作《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自從上映就十分火爆,在國內用時3天20小時52分就收穫20億元金額的票房;春節檔上映的國產科幻片《流浪地球》也只用了5天21時55分的時間。

從《流浪地球》到《復聯4》,電影視覺特效是怎麼實現的?

目前,科幻電影正成為中國電影市場的吸金利器。一部科幻電影的精彩與否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後期特效的處理,這也是《流浪地球》火爆之後,對其特效製作的復盤備受關註的原因之一。

作為電影工業的重要一環,基本上任何類型的影片都離不開特效,而電影特效與電影幾乎同時產生,並伴隨著電影的發展深入人心。

電影視覺特效,從無意到有心

早期,為了豐富電影的畫面感及層次感,電影人會使用一些視覺魔術,產生令觀眾震驚的幻覺和詭異的效果。

從《流浪地球》到《復聯4》,電影視覺特效是怎麼實現的?

電影人第一次有意識地通過攝像機製作特效,來源於電影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喬治·梅里愛發現的一種技巧——“停機再拍”。這是一種將攝像機的機位和景別固定,拍攝一段時間後停機,隨後改動需要拍攝的東西再次拍攝的方法。

借助“停機再拍”可以實現物體變多或憑空消失的效果,《胡迪尼劇院的消失女子》(1896年)、《月球旅行記》(1902年)就是代表。

從《流浪地球》到《復聯4》,電影視覺特效是怎麼實現的?

停機再拍之後,梅里愛還發明瞭“遮罩與多重曝光”技術,即將一塊玻璃塗黑作為遮罩,用它擋住鏡頭的一部分進行拍攝,拍攝完畢後將膠卷倒回,用遮罩擋住另一部分再次拍攝,多次曝光之後,不同的畫面就會出現在同一副膠卷上。

利用這一技術,他拍出了《一個頂四》(1898年),美國導演埃德溫·S·波特則利用這一技術拍出了《火車大劫案》(1903年)。

此外,梅里愛還創造出了快動作、慢動作、疊印、淡出、淡入等特技攝影,進一步將電影剪輯從技術變為藝術,他也被譽為電影史上的“魔幻大師”。

在梅里愛之後,特效大師諾曼道恩發明瞭玻璃遮罩繪景技術,該技術盛行於整個好萊塢“黃金時代”(1929-1959),並沿用至今。

從《流浪地球》到《復聯4》,電影視覺特效是怎麼實現的?

玻璃遮罩繪景技術,顧名思義,就是將一塊畫有場景的玻璃板放置於攝影目標和攝像機之間,藉此營造出置身真實場景的觀感。借助這一技術才有了《金剛》中的骷髏島、《綠野仙蹤》中的悲翠城、《公民凱恩》中的仙那度、《人猿星球》中的自由女神像等,這種技術避免了大型建築物的置景成本,併成功地塑造了諸多令人嘆為觀止的畫面,甚至現如今詹姆斯卡梅隆,彼得傑克遜等知名導演還熱衷於這種傳統的繪景技術。

以這種遮罩技術為基礎,後來還延伸出了動態遮罩技術、藍幕技術、黃幕技術以及現如今的數字綠幕技術。

除了通過攝影技巧達到特效製作之外,微縮模型也是電影人常用的手段。微縮模型就是將不可能實際拍攝到的佈景、建築物、城市景觀、宇宙飛船等,通過各種材料如金屬、木材、塑料、橡膠、石膏、皮革、硬紙、玻璃等製作出來。為了畫面的真實感,這些微縮模型必須嚴格註意比例尺寸和錶面質感。

這一技術除了在早期的《金剛》《林則徐》《火燒圓明園》出現過之外,現還在在各類電影的拍攝中廣泛運用,如《指環王》《阿凡達》《變形金剛》《星際穿越》《銀翼殺手2049》《盜夢空間》《佈達佩斯大飯店》《哈利波特》等。

伴隨著CG、動作捕捉等新技術的發展,電影迎來了數字特效時代,各種依靠特效製作出來的場面宏大、精益求精的電影作品相繼涌現,為觀眾營造了一個獨一無二又異乎尋常的視覺盛宴。

CG影視動畫,是借助計算機來製作動畫的技術。最為常見的CG動畫莫過於用Maya等軟件製作風雨雷電、山崩地裂、幽靈出沒、異形、房屋倒塌、火山爆發、海嘯等一些實際拍攝或道具無法完成的效果,也可以製作出各種仿真的角色如《冰河世紀》中的松鼠、《星球大戰》中的Yoda大師等。

從《流浪地球》到《復聯4》,電影視覺特效是怎麼實現的?

說起CG特效,就不得不提維塔數碼。在《阿凡達》之後,維塔數碼借助頭戴式攝像頭以及改進的軟件算法,完美解決了演員面部表情高精度採集的問題。從那以後,頭戴式攝像頭成為了動作捕捉的標配。於是,《霍比特人》三部曲、《猩球崛起2:黎明之戰》、《猩球崛起3:終極之戰》及《阿麗塔:戰鬥天使》等每一部作品都代表著維塔數碼動作捕捉技術的飛躍式發展。

可以說,伴隨著電影的發展,電影特效技術在日臻完善,也為觀眾帶來了諸多審美樂趣。其背後也凝聚著電影人的智慧與堅持。現如今,站在前人肩膀上,如何能夠將特效運用的更好,值得所有電影人思索。

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如何將特效運用的更好?

經過百餘年發展,電影特效如今已成為電影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然而,對於國產電影來說,其特效運用卻經常被詬病,電影質量與好萊塢電影相比,缺乏核心競爭力。由此,如何才能將特效運用的更好,值得每個電影人深思。

在前不久的北京國際電影節上,寶琳創展CEO鄭胤認為,中國的特效在技術上並不輸給好萊塢,“如果我們的條件和他們的條件是一樣的話,在技術上是沒有差異的,所謂的條件是時間和成本的預算,在準備過程中,研發和開發的時間周期。”確實,《流浪地球》投資僅3億元,遠低於國內大片6億元至8億元的平均水平,更難以與好萊塢上億美元的投資相比較。

從《流浪地球》到《復聯4》,電影視覺特效是怎麼實現的?

《流浪地球》太空艙內部通道圖

歷經百年發展,中國電影與好萊塢電影在特效技術方面的制約不是很大,最為重要的差距體現在特效在電影工業的參與程度。按照好萊塢電影製作標準體系,在電影開拍甚至前期籌備階段,特效團隊就已經進入到電影的創作當中,這比國內這種直到影片後期合成階段才引入特效的模式相比,顯然更為合理,更何況特效團隊參與的早晚直接影響到一部電影的視覺優化質量。同時,在電影製作團隊中,還需要有一個特效總監對特效製作全程全權把關,既可以分擔導演的壓力,也可以用專業的眼光對電影視效進行視覺輔導,這在國內往往是導演兼任。可以說,視效團隊參與電影創作的層次越深入,也就越能發揮出技術所能帶來的藝術美感。

特效是技術也是藝術,需要做到技術與藝術的平衡。縱觀市場份額高的幾部電影,其特效往往占據很大的份額。雖然沒有特效是萬萬不能的,但是特效也不是萬能的。特效在影片中恰如其分的呈現,才能夠為影片增光添彩,否則再高的特效技能的呈現也只能是為了特效而特效,失去了電影本身的藝術特征及精髓。由此,堅持特效為電影服務,需要透徹地瞭解到電影真正需要的效果如何,從而為提高電影質量、發掘電影本身的魅力而服務。

創新與匠心。《猩球崛起3》中,猩猩的近百萬根毛髮是一根一根種上去的,《阿麗塔:戰鬥天使》中,阿麗塔的一隻眼睛由將近900萬個像素製作,其近景鏡頭更是完整地創建了包括虹膜內的絲模型在內的整個眼球結構。這就是電影人的堅持,更是電影人的匠心。做電影的人往往有一種近乎執著的較真,做電影特效的人更甚,這種較真帶來了電影特效的一次次創新,也實現了電影藝術與技術的完美結合。

伴隨著電影特效技術的一次次突破,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國內電影人的平臺更為廣闊,既有高質量的特效為支撐,更有中國文化的實力支撐,相信伴隨著不斷成熟的電影工業體系的建立,加上電影人固有的堅持與創新,中國電影的未來之路一定更加光明燦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從《流浪地球》到《復聯4》,電影視覺特效是怎麼實現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