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評《何以為家》:生來平凡,我只能勇敢

職場上劍拔弩張久了,若沒有遠方可以收留,那麼看一場電影絕對是消遣時光的主旋律,俗人一枚,我也不例外。人間四月五,鳳凰花開時,綠蔭環繞的深圳,已經是早夏的味道。花鳥蟲鳴的綠蔭季,懶洋洋去看一場沉悶的悲情片,怎麼看都不合適宜,可還是帶著心理準備去佐證票房口碑皆佳的《何以為家》。

評《何以為家》:生來平凡,我只能勇敢

心無所戀,何以為家?

影片採用倒敘的方式,嚴肅的庭審中把我們拉到贊恩的回憶里。在黎巴嫩的難民居住區,髒亂不堪的尾街小巷,貧苦下的人們大概習慣了面無表情,整條街都顯得了無生氣,一群吞雲吐霧的少年嘻笑怒罵,也許從來不知道理想是什麼東東,生來如此又能如何。破敗狹小的出租屋,住著贊恩的父母,生了7個孩子,他們沒有身份。骨瘦如柴的贊恩,幫雜貨店老闆也就是房東的兒子打雜搬送貨物,細長的胳膊拖著煤氣罐和飲用水,在燈光的反射下畫面極不協調,痴痴地看著放學的同齡人,卻也只能看著,因為他沒得選。其餘時間贊恩帶著年幼的弟妹售賣自製的甜菜果汁賺錢,晚上所有的孩子睡在一張大通鋪上,隔著一道布簾,在父母雲雨的呻吟聲中入睡,這就是贊恩的日常。他沒有上過學,沒有睡過真正的床,父母都記不清自己的生日,也許,在贊恩心裡,當他雙手拍打著大皮鐵桶為鼓,妹妹薩哈倚靠在自己肩上,看著遠方的陽光,就是最溫馨的時刻了。

在這樣一個家裡,若不是父母對薩哈的逼嫁,也許贊恩只是偶爾的迷茫和絕望,大家都活得搖搖欲墜,衣不遮體食不果腹,就在這樣的環境里且過下去了。11歲的薩哈,確實是個美人胚子,不然雜貨店老闆阿薩德怎麼會垂涎那麼久呢。贊恩在一次早晨醒來時發現了床上的血跡,賣甜菜汁時無意中看到薩哈的褲子有血跡,趕忙把她拉到洗手間里,幫她洗掉褲子上的血漬,然後告訴她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否則父母會把她嫁給阿薩德,並脫掉自己的衣衫拿給妹妹用來遮擋,又想盡辦法從雜貨店偷來衛生巾給妹妹用。可終究還是個12歲的孩子,勢單力薄總難周全。這件事最終還是被父母發現了,於是化妝戴花的妹妹坐在了阿薩德的旁邊,成了父母想要換賣的物品,贊恩的內心是憤怒的,痛苦的,又無力的。

一地雞毛的環境里,早熟的贊恩想要保護妹妹,他開始反抗了,可等他計劃好一切要帶妹妹離開時,卻看到薩哈正被父母無情推搡著嫁出去,贊恩拼命阻止卻被媽媽打了一頓,眼睜睜看著妹妹被父親帶走。那一刻,贊恩對父母對這個家該是痛恨到了極點,父母給他的,只有一味的斥責,謾罵和毆打。他對現實的妥協和退讓,並沒有得到可以改變的結果,他不能保護自己的妹妹,也無法左右父母的決定,更沒有能力去和大人抗爭。

評《何以為家》:生來平凡,我只能勇敢

生而為人,活著有多難

“生活是一堆狗屎,不比我的鞋子更值錢”。這句臺詞,烙印在了多少人的心裡,原本以為自己活得夠苦了,可是和贊恩比起來,簡直是幸運星。當生存成為一種奢望,我們又會怎麼做呢?贊恩在妹妹被帶走後,失望的他還是選擇了離家出走,帶著滿腹的傷心,毫不留戀,他只想儘快脫離這個糟糕的家。

贊恩在一個游樂城認識了埃塞俄比亞非法勞工拉希爾,善良的單親媽媽拉希爾收留了無處可去的贊恩,讓他照看自己年幼的孩子。生活很辛苦,同樣是為人父母,拉希爾對孩子卻是百般疼愛呵護,從來沒想過要放棄孩子,那是贊恩從未享受過的親情,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家的溫暖。可是好景不長,拉希爾因假身份問題被警察扣押,不知情的贊恩帶著孩子到處打聽拉希爾的消息。縱然如此,贊恩也沒有放棄這個孩子,他想盡辦法去找食物,扮做敘利亞難民去領救濟品,甚至重操舊業賣曲馬多飲料來賺錢,就連被毆打欺凌都沒想過放棄,還拒絕了辦假證的商鋪老闆讓他賣掉孩子的提議。

天地之大,贊恩那麼拼命地活著,試圖和生活抗爭,試著主宰自己的命運,卻依然逃不過上帝的冷落。兩個孩子僅有的棲身之所,也被房東從裡面趕出去,一無所有,連攢的錢也沒能拿出來。12歲的贊恩不得不做出一個決定,就好像在重覆父母的選擇一樣,把孩子給了商鋪老闆來換取其他東西。在他擁抱過孩子獨自離開的時候,他的內心是崩潰的,他努力守護了那麼久,卻發現什麼都改變不了,他對這個世界充滿失望和厭倦,他急於逃離這一切,所以他要回家拿自己的身份資料,卻無意中得知妹妹的死訊,就像心頭的最後一絲剋制突然被拿走,他有生以來累積的所有壓抑和痛苦徹底爆發,終於拿起了刀。

在監獄的他知道母親又懷孕的時候,他更是心寒如冰,他不願看著他和妹妹的悲劇重覆上演,於是拿起了電話,把父母告上法庭。“我要起訴我的父母,因為他們生了我“。生而不養,堪為父母!當一個孩子說出”我希望大人聽我說,無力撫養孩子的人別再生了“,連電影院的氣息都是沉重的。放眼當今,從未經歷戰亂的我們,有多少孩子是承載著大人的私欲目的而出生的,有人為了獲得想要的生活,有人為了捆綁住一個男人,也有人為了輓回一段感情……這是一部電影,卻也是一部記錄片,這不是故事,而是贊恩的真實人生。

12歲的贊恩,在顛沛流離的苦難中,他沒有一味抱怨命運的不公,而是一次次抗爭,一次次失望,卻始終努力認真地活著,期待著命運垂憐。生存維艱的日子,大部分人被艱難麻痹得隨波逐流,而贊恩卻不,他有著自己對是非善惡的理解,他有著自己對是非善惡的理解,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堅守著內心的尊嚴,充滿了責任感和擔當,他痛恨父母的無情,打心眼裡鄙夷阿薩德,他很勇敢,勇敢得讓人心酸,為了護佑他所珍惜的,瘦小的他像一頭獅子,勇敢到讓人可以諒解他所有的行為,哪怕是持刀傷人。

王爾德說:“每個聖人都有不可告人的過去,每個罪人都有潔白無瑕的未來。”當攝影師說要給贊恩拍攝護照身份照片時,贊恩羞澀地笑了,那笑容就像一束光,讓我們看到了希望。生活確實很殘酷,可平凡的我們仍要懷揣著期待,接受和麵對並用盡全力去改變,努力的去跟生活握手言和,這不是妥協,而是勇敢。

評《何以為家》:生來平凡,我只能勇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評《何以為家》:生來平凡,我只能勇敢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