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一位息影的84歲法國老頭,獲得了戛納終身成就獎,也因此惹來對他的放大鏡式的排查,進而被要求取消這個頒獎……

這個老頭叫阿蘭·德龍。上世紀60、70年代最受歡迎的超級巨星之一。

他主演的《佐羅》1979年在中國上映。

該片是改革開放初第一批被引入的西方電影之一,近一億中國人觀看過此片。

阿蘭·德龍也成為當年中國人的明星偶像。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他主演的《獨行殺手》影響了從昆汀到吳宇森、杜琪峰等等一票人。

周潤發的“小馬哥”扮相,就是從這部電影里來的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獨行殺手》劇照

他還被稱為“百年歐洲最帥的男人”。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今年戛納電影節決定給他頒發終身成就金棕櫚獎,但反對也隨之而來:

有人翻出阿蘭· 德龍的”道德黑歷史“;

網上也出現了一份有1.8萬個簽名的請願書,呼籲電影節取消為德龍頒獎。

請願由一個叫“女性與好萊塢”的美國平權組織發起,將阿蘭·德龍稱為“種族主義者、恐同、仇女的演員”。

這個“女性與好萊塢”,是電影行業 MeToo 運動的領導團體之一。

這些“黑歷史”,有些德龍承認過。

去年11月,他在接受電視臺採訪時,談起毆打前妻的事情,並說:

“如果一巴掌有男子氣概,那我就是有男子氣概的。”

此外,他還直言不諱地支持法國極右翼運動阻止移民進入法國。

以及公開宣稱:同性戀伴侶不應該擁有生育或領養孩子的權利。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在輪番的抗議下,昨天,在電影節開幕的新聞發佈會上,電影節藝術總監耶里·福茂做出回應,表示:

該獎項會堅持頒發。

在回應中,福茂特別提到:

“我們並不是在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給阿蘭·德龍。””我們是在為他的演員生涯頒獎。““他有權表達自己的觀點,即使我個人不同意他們的觀點。”“今天,很難對任何人進行獎勵、榮譽或補償,因為‘道德警察’會把責任推到你身上。”“無論發生什麼,總會有人對他的一生進行放大鏡式的審查,要知道悖論在很多人和事上都存在。”“用今天的眼光來評判一個人、評判多年前說過的話和發生過的事,是很複雜的。”“我們需要為每一句話找到上下文。因為在任何一個人的生活中,都有著許多矛盾。““沒有人是完美的。阿蘭·德龍不是。我相信你也不是。”

電影節的賬號周一還在推特上發佈了這張海報: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這本來是本屆戛納的主海報,靈感來自於德龍主演的驚悚懸疑片《怒海沉屍》。

因為導演瓦爾達突然去世,海報才被替換成瓦爾達的版本。

不過,電影節期間,這兩幅海報都會被用來推廣電影節。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福茂說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矛盾和上下文,在德龍那裡,部分是指他的家庭。

德龍曾在一個談論警匪黑幫和人性惡的訪談中,被主持人問道“什麼是最大的罪惡”,他的回答是:“是我的家庭…..”

在他四歲時,父母便離異了。

小德龍顯然沒有學會如何擺脫家庭破裂的陰影,他那時經常打架,從6所不同的學校逃學……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阿蘭·德龍小時候

母親在取得撫養權後對他極度寵愛,德龍也一直沒有學會珍惜感情,留下“渣男”的頭銜。

這裡面最受指責的一段,是他和“茜茜公主”羅密·施耐德的戀情。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阿蘭·德龍和羅密·施耐德

他們因合演《花月斷腸時》相識。

那年他24歲,第一次成為主演;她21歲,已憑《茜茜公主》家喻戶曉。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一年後,兩人訂婚。

羅密的母親反對這段感情:

“這麼漂亮的男人絕不會只屬於你一個人!”

但羅密說:“我沒辦法不為他瘋狂……”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母親的感覺被驗證了:這段感情在5年後結束。

而且,是以德龍留下一張紙條不辭而別的方式。

紙條上寫著,“我和娜塔莉去墨西哥了,祝你一切都好。”

幾個月後,娜塔莉成為他的妻子。

但這隻是他這一生中不斷更換的女人中的一個。

他總共有過4段婚姻和很多的情人,留下3個孩子。

還有一個人聲稱是他的私生子,但他一直沒有回應。

他是那個時代最有名的花花公子之一,也留下一些對彼此的傷害。

他有兩任妻子曾經出軌他的身邊人。

其中,娜塔莉是和他的保鏢有染。

這個保鏢後來死了,生前警示凶手可能是德龍。但德龍給出了自己的不在場證據。

這個案件把黑手黨和當時的法國總理都捲了進來。

當時的媒體還有關於德龍有同性戀傾向的傳言,比如那個保鏢也是他的情人。

而他自己後來說,大導演維斯康蒂對他有過一種“柏拉圖式”的愛戀之情……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羅密抱著剛出生的兒子大衛

羅密可能是受傷最深的女人。

她曾嘗試過自殺,被救回後一蹶不振,與煙酒為伴。

她想再尋找“能夠征服我、保護我的人”,但之後的兩次婚姻都以失敗收場。

她把感情都寄托在了唯一的兒子身上。

但兒子在14歲那年不幸離世,讓羅密的心徹底破碎。10個月後,她因心力衰竭去世。年僅44歲。

德龍趕回來為她守夜:

“安心地睡吧,我就在這守著你。我從你那裡學習了一點德語,那就是: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他在悼文里寫道。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德龍在羅密的墓前

2008年,法國的凱撒獎給羅密頒發了一個榮譽獎,頒獎嘉賓自然是德龍。

他在臺上幾乎哽咽著說:

“為什麼我今天回來?為什麼?因為今年的你將是70歲,我非常想你;因為50年前我們是未婚夫妻,我們相愛過;因為我們曾經幸福,也曾經不幸;因為曾經的我和你……”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現場屏幕上的圖片,是他們一起主演的電影《游泳池》。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游泳池》

接拍《游泳池》時,羅密正在低谷,德龍已是巨星。他點名要羅密出演女主角,否則他就拒演。

後來,羅密留下的日記被披露,裡面有一句話:“當全世界都遺忘我時,只有他沒有忘記我。”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晚年,德龍選擇獨自生活在瑞士的山區,與狗相伴。

他的豪宅很大,應有盡有。

但他說自己“孤獨得要命”,“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他覺得成功和幸福不能兼得,他選擇了前者。

他給狗建了墓地,併在這裡給自己留了一塊。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道德審查”會給社會帶來很多凈化,但像福茂說的,也會簡化很多複雜的事情

持這種觀點的,還有法國女演員凱瑟琳·德納芙。

她本來被視為獨立、自由女性的典範,曾經公開聲稱自己墮胎,譴責性犯罪。但她不滿#MeToo 運動的一些做法,簽署了反#MeToo運動的聯名信。

隨後,她遭到抗議,被迫道歉。

她辯護稱,自己不喜歡這場運動帶來的審查氛圍和暴徒心態。

“我不喜歡我們這個時代的這種特征……社交網站上的簡單譴責帶來懲罰,導致辭職,常常給人處了私刑。”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最近,《紐約時報》也提到:大導演伍迪· 艾倫,因為曾遭到養女的性侵指控,雖然經過調查後無法確證,但他還是陷入了無人問津的窘境。

亞馬遜取消了與他的電影片約;

一系列曾與他合作過的男女演員都與他保持距離;

他試圖出版一部回憶錄,但沒有出版商願意接手。

有些人甚至表示,連看都不願意看伍迪· 艾倫的手稿。他們形容,現在的伍迪·艾倫是“有毒的”……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阿蘭· 德龍被問到“什麼是罪惡”的訪談,是他和導演梅爾維爾一起參加的。他們倆一起合作了多部犯罪影片。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當時,主持人提到片中的一個片段:

偵探說,“沒有一個人是清白的” 一名警察反問道,”甚至警察嗎?“ 偵探說,”他們都有罪。“

對此,梅爾維爾說,他沒打算把警察寫成壞人。

主持人接著問,”那人什麼時候是有罪呢?“

梅爾維爾答:

“他們可能有時候有罪,另外的時候又是清白的。”

就像阿蘭·德龍,他的私人生活可能有些問題,但戛納電影節認為,他在電影上的貢獻理應獲得尊敬。

編輯整理:CC 巴克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參考資料:

https://www.standard.co.uk/insider/alist/alain-delon-palme-dor-cannes-film-festival-controversy-a4141546.html

http://en.rfi.fr/france/20190514-call-cannes-retract-award-french-actor-alain-delon-accused-violence-against-women

https://deadline.com/2019/05/cannes-film-festival-alain-delon-palme-d-or-petition-thierry-fremaux-1202613545/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6196945/?spm_id_from=333.788.videocard.0

https://www.hollywoodreporter.com/news/thierry-fremaux-women-directors-quentin-tarantino-cannes-2019-1210025

https://www.latimes.com/entertainment/movies/la-et-mn-theirry-fremaux-cannes-film-festival-20190513-story.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他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 | 來自戛納的爭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