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撰文丨鄭 文

編輯丨奈 奈

文娛價值官解讀:

ID:wenyujiazhiguan

《何以為家》描述的是血淋淋的現實。導演娜丁・拉巴基非常理想主義,她相信電影能夠改變世界,即使不能馬上改變現狀,至少可以引發話題和爭議,讓人們去思考。她用電影作為“武器”,在社會的陰暗角落投下一束聚光燈,讓這些光線,滲透到那些貧困且無法逃脫命運的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生活是一堆狗屎

不比我的鞋子更值錢

今年五一檔的票房,雖然以15.09億元創下了歷年之最,但在為大盤貢獻了近八成的《復聯4》的強勢碾壓之下,國產片還是集體陣亡,反而是黎巴嫩的文藝電影《何以為家》成為最大一匹黑馬,迄今已收穫1.99億票房,且後勁十足,貓眼預測總票房或可超3億。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雖然該片的導演和演員對中國觀眾來講完全陌生,但《何以為家》絕不是無名之輩,該片斬獲了2018戛納電影節評審團獎,並獲得2019奧斯卡、金球獎最佳外語片雙提名。影片的豆瓣評分為8.9分,貓眼和淘票票評分為9.4分和9.1分,口碑在同檔期影片中名列第一。

去年在戛納與它齊名的《小偷家族》雖好評不斷,但在我國的票房依舊沒有打破文藝片的魔咒,止步於“億”元門檻,而《何以為家》基本可以鎖定為我國戛納系票房最高的外語片。

《何以為家》以戰火連天,社會結構紊亂的黎巴嫩為背景,講述了12歲男孩贊恩掙扎在社會底層的艱難歷程,他狀告父母讓其來到這個世界上,卻從未盡到作為監護人的養育之恩。除了被欺凌之外,這個幼小的孩子從未有過正式身份,穿乾凈衣服,頭髮有人打理,可以吃個蘋果,看一會電視的時光,居然是在少年監獄里。《何以為家》希望為所有缺乏教育、健康與愛的人們發出聲音。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而這部電影最神奇的一點在於,它沒有試圖解決任何問題,只是提出來放在那裡。沒有強行煽情,也沒有晦澀難懂。每一步都是宿命一樣的選擇,讓你覺得被戳痛,卻又無能為力。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價值官記者去看之前,以為會哭得很慘,全程確實愀心,但看完並沒有哭,從彩蛋部分看,現實中的結局還算是光明的。記者最深的感觸是:貧富差距不能決定你生孩子的資格,願意付出多少責任才是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這部電影沒有給“表演”留以空間,

每個人都在做真實的自己

出生1974年的娜丁·拉巴基,在戰火中度過童年和少女時代,和平重新來臨後,她順利進入大學,成為戰後黎巴嫩本土培養出來的第一代導演。迄今為止,自編自導自演了《焦糖》、《吾等何處去》、《何以為家》(飾演律師),僅三部電影就獲得了廣泛的國際贊譽,2019年更受邀成為戛納一種關註單元評審團的主席。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何以為家》的製作時間超過五年,為了真實生動的反映黎巴嫩的社會現狀,娜丁·拉巴基和她的製作團隊花費近三年的時間,出沒於在黎巴嫩的大街小巷,進行社會體驗和街頭調查。又經過六個月的拍攝和兩年的後期製作,悉心打磨之下,才成就了這部匠心之作。

從拍攝方式上看,《何以為家》更像是一部故事結構完整的紀錄片,它採用了順拍的方式,也就是從劇本第一頁開始,按照故事發展狀態循序漸進。讓觀眾嘆為觀止的是,出演該片的所有演員都是非專業演員,他們的真實身份有難民、警察、法官。

這部電影從一開始追求的就是真實,導演不想它在任何時刻給人虛假或偽裝的感覺,因此她決定和正在經歷這一切的人合作,讓他們做自己,帶著他們各自真實的經歷,表現在由她構造的故事和環境里。她想讓這部電影成為一個平臺,讓這些人表達自己,展現他們的鬥爭與困境。她說,“我自認為沒有資格去想象和虛構他們的生活,所以這部電影沒有給“表演”留以空間,每個人都在做真實的自己,事實上我才是整部電影虛構的部分。”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在進行了龐大的漫長的複雜的選角過程後,選角導演在街頭髮現了贊恩,他的真實生活和電影里完全吻合,因為營養不良,他個頭偏小,已經12歲,看起來只有7歲。從沒有上過學,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怎麼拼。因為長年混跡在街頭,想方設法生存,他的性格非常頑強。

娜丁·拉巴基認為選對了贊恩是整部電影成功的關鍵,“贊恩的故事沒有半點摻假,所以他並不是在演戲,而我們所做的引導就是,用很長時間讓他敞開心扉,明白他所經歷的一切會讓他變得更強大,並讓他用自己的經歷去幫助更多孩子走出困境,或者督促我們尋找幫孩子們走出困境的方法。”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整個過程,導演認為最艱難的其實是後期剪輯的部分,500多個小時的樣片,初版長達12個小時,再剪成2個小時,“直到現在我才能判斷當初的決定是否正確,因為在剪輯的時候,人離作品太近,沒法判斷應該把哪個場景剪掉,所以很困難,也很耗時。”

正如導演所期望的,《何此為家》的獲獎,推動了此後一系列的變化:首先,贊恩和他的家人在聯合國難民機構的幫助之下,移民到了挪威,這對於他是一個全新的開始,他現在在上學,父母也在學習讀書寫字。事實上,電影里的所有孩子都被送去了學校,沒有一個孩子再在街上流浪。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營銷的聚焦點

是“原生家庭”的普世情感

《何以為家》讓世界的眼光註意到黎巴嫩電影,近幾年,黎巴嫩電影一直在吸引更廣泛的關註,2017年,齊德多戈爾的《羞辱》也曾獲得奧斯卡的提名

當然,《何以為家》的成功與它在中國的營銷不無關係,電影的國內版權是由路畫影視在去年戛納電影節拿下,營銷平臺是”阿裡影業“及其旗下票務平臺淘票票。

《何以為家》的中文譯名貢獻很大,原來的片名“迦百農”是一個村莊的名稱,出自於聖經故事,也是導演上學期間時常用到的一個詞彙,她以此來形容“混亂“和”無序”,但中國觀眾對此是不熟悉的,翻譯成“何以為家”,便將焦點鎖定在 “原生家庭”的普世情感之上,再加上那句宣傳語:“我要控告我的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更是直接戳中很多人的痛點。

在中國農村山區這樣的偏僻地區很長一段時間存在“崇尚生育”的文化,孩子多,尤其是男孩子多的家庭才有“面子”。但是很多家庭因為貧困、地域的局限性,導致孩子無法得到完整的教育,家庭自身對孩子的教育也存在疏漏,導致有些孩子最終走上歧途。即使在一線城市,殷實的家庭在生下孩子後因為忙於做生意、疏於情感撫育和陪伴,最終釀成悲劇。2018年12月31日,衡南縣三塘鎮發生一起殺人案,13歲的少年羅某用鎚子殺死父母后潛逃。此案發生不久前,湖南也發生12歲少年弒母案。這兩個案件中的孩子都擁有一個共同特點:從小缺乏父母的愛和陪伴,性格存在極端缺陷。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外國批片從確認引進到定檔上映,時間周期一般較短。《何以為家》從正式引進,只有15天左右的宣傳期,出於對獲獎片的信心,宣發團隊先是制定了全國200場超前點映的策略,這也是五一檔唯一一部提前點映片。此後,導演徐崢、黃渤、文牧野,演員賈乃亮、陳數、譚卓、張靜初、裴淳華(Rosamund Pike)等誠意推薦這部震撼人心的現實主義佳作。

而隨著口碑發酵,系列短視頻在新媒體平臺形成了病毒式擴散,更引發的“何以為家看哭了”的強烈共鳴,其中僅抖音24小時播放量超3000萬,占據抖音熱搜第一位。此後,電影口碑向更深度的社會話題、人文關照發展,引發了全民關於生而不養、珍惜當下等相關話題的熱烈討論,真正實現了低成本高品質電影的“下沉”和“破圈層”。

而這匹黑馬的票房傳奇仍在繼續。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結語:

從印度電影《摔跤吧爸爸》、西班牙電影《看不見的客人》、到黎巴嫩電影《何以為家》在中國收穫高票房來看,中國作為世界電影票倉的潛力很大。非本土、非好萊塢的片子,拿下日冠日亞竟很常見,這還真是全球獨一份。中國人也確實是電影市場最好的觀眾,一點都不排外,有錢又包容,欣賞水平海納百川。而價值官記者看好的下一個小爆款是印度電影——《一個母親的復仇》。那就讓我們上映時再見!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原創聲明】

1.本文為文娛價值官原創作品,歡迎轉載。

2.轉載開白請在後臺回覆“轉載”查看轉載要求。

3.商務合作加微信:shenduo5546 或致電:18610155546

4:媒體合作加微信:yanzhiaozhe00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何以為家:這才是用盡全力的絕望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