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丨本文首發於皮皮電影

皮皮電影 / 每天一部精彩電影推薦

提起中國本土的經典話劇,除了《茶館》、《雷雨》,你還會想到哪部?

算了,別想了。

皮哥今天要給大家介紹的電影,就是根據一部超經典話劇改編的同名作品——《暗戀桃花源》。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講電影前,皮哥先給大家聊聊這出話劇。

我們都知道《雷雨》1933年就被曹禺先生創作出來,老舍先生的《茶館》1956年也已問世。

和這兩部成名已久的名作不同,《暗戀桃花源》直到1986年才被賴聲川導演推出來。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賴聲川導演被譽為“臺灣劇場最明亮的燈”,出自他手的知名話劇有《如夢之夢》、《寶島一村》等,創作力驚人且才華橫溢。

1986年的《暗戀桃花源》一舉獲得了當年的臺灣“傑出表演藝術獎”、“最佳臺灣文學獎”,並於2007年獲選中國話劇“百年十大話劇”。

《暗戀桃花源》在海外也廣受贊譽。

問世三十年多來,賴聲川自創的舞臺劇劇團“表演工作坊”先後組織了無數次巡迴演出和紀念演出,足跡遍佈世界各地。

有著如此強悍的舞臺生命力,被改編成電影自然也是水到渠成。

於是在1992年,賴聲川親自操刀改編,電影版《暗戀桃花源》上映了。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電影版《暗戀桃花源》由林青霞、金士傑、李立群等著名演員主演,在第29屆臺北金馬影展載譽而歸。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暗戀桃花源》究竟講了什麼呢?一起跟著皮哥來看看吧。

“《暗戀桃花源》的創作是另一種挑戰,因為在開始不是蓋一棟房子而是蓋兩棟房子:一古一今,風格完全不一樣,而放在一起,必須是和諧的,必須是一個作品。”

這是賴聲川導演的創作思路,他採用的是耳目一新的“戲中戲”結構。

還是保留了舞臺劇演出的形式,但卻讓兩個完全不相干的話劇劇組在同一個夜晚、同一個劇場相遇。

即《暗戀桃花源》=《暗戀》+《桃花源》。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暗戀》是一齣時代悲劇,始於抗戰後的上海外灘,終於數十年後的臺北醫院。

江濱柳(金士傑飾)與雲之凡(林青霞飾)男才女貌,天偶佳成。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兩人相識、相知、相戀,發誓相守終生,可惜戰爭讓二人不得不分開。

這一別,就是四十年。

“偌大的一個上海,我們能在一起;小小的一個臺北,卻把我們難倒了。”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四十年後,兩人都輾轉來到了臺灣,卻未能重逢,分別成了家,有了丈夫和妻子。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重病住院時,江濱柳特地在報紙上發了尋人啟事。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因為他始終無法忘記,那個在上海灘邊,梳著兩條辮子,像白色山茶花一樣的小姑娘雲之凡。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桃花源》則是一齣古代喜劇。

老陶(桃),李立群飾,一個武陵漁夫,媳婦兒非常漂亮,悲慘的是,家貧,還不舉。

春花(花),老陶媳婦,想生孩子,想過好日子。

袁老闆(源),春花私通對象,有錢,男性能力正常。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從人設上就猜得出來這是要搞事情吶。

果然老陶媳婦給他戴了綠帽子。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得知後,老陶憤而駕舟出走,誤入桃花源。

這地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真是來了就不想走。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地方漂亮,人也善良,但老陶不滿足,因為春花不在這裡。

他出去把春花一併帶過來,可再想回桃花源卻沒了方向,“遂迷,不復得路”。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暗戀桃花源》中大量使用瞭解構的手法。

一、對《桃花源記》的解構

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好好一篇嚮往純樸生活的文言文,被改成一段出軌“三角戀”,看上去非常“辱陶”了。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其實,對嚴肅經典進行世俗化顛覆,正是導演傳達作品內涵的手段。

因為陶淵明因社會黑暗混亂而歸隱的故事,在現代社會環境下已經沒有太大的現實意義了。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二、對“劇場幻覺”的解構

對於大部分觀眾來說,看戲最爽的就是融入劇情,代入人物,完全忘卻自我,在如同夢境的戲劇中獲得情感的凈化與升華。

即亞里士多德所謂的“凈化”作用。

在漫長戲劇的歷史中,創作風格和理論不斷演變,但讓觀眾在劇場中產生幻覺這一手法卻幾乎始終存在著。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直至近代現代主義的思潮興起,才開始了打破“第四堵牆”的實驗,即布萊希特的“間離效果”,讓觀眾知道戲只是戲,不要任由自己沉浸其中,要打破幻覺,仔細思考。

《暗戀桃花源》把排練場景搬上銀幕,在同一舞臺上排練兩出截然相反的戲劇。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這邊說那邊的喜劇“很想哭”,那邊說這邊的悲劇“看得想笑”。

二者彼此譏諷,解構了故事,想沉浸都進不去,就差寫大字報告訴觀眾“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三、兩出戲劇互相解構

兩個劇組由於爭搶舞臺,演員們不斷地打斷對方的表演,使兩個戲劇都變得支離破碎。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這其實也是兩個戲劇之間的相互解構。

編劇為了突出這一點,還安排了一個串戲角色。

一個在劇組佈置舞臺的間隙,近乎偏執地在劇場尋找南陽街劉子驥的女人。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眾所周知,“劉子驥”源自《桃花源記》:

“南陽劉子驥,高尚士也,聞之,欣然規往,未果,尋病終。後遂無問津者。”

正如劉子驥找不到桃花源,女子也沒有找到劉子驥。

不過因為這個無名女子,全片達到瞭解構過後的統一。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暗戀桃花源》雖然在表演上並不嚴肅,但並非是毫無意義的鬧劇。它其實講的是一個關於現實版的逃避、忘卻與回歸的故事。

在戲中戲里,每個人都有自己幻想中的桃花源。

於江濱柳而言,是愛而不得的雲之凡;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於雲之凡而言,是“那滿山都是野花,那兒的人說話我們完全聽不懂,可是他們對我們很好。”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於老陶而言,是漂亮媳婦春花;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於春花和袁老闆而言,是“在那遙遠的地方,我們綿延不絕的子孫,手牽著手,肩並著肩。他們左手拿著葡萄,右手捧著美酒,口裡含著鳳梨,有吃不完的水果。”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幻想如此美好,可事實上,所有人都沒有能夠抵達桃花源。

江濱柳因為對雲之凡過於執著,忽略了身邊盡心儘力的江太太,後半輩子的婚姻搞得一團糟。

春花因為想要更好的生活,忽略了對她言聽計從的老陶,等到袁老闆破產後生活一地雞毛。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當硃砂痣成了蚊子血,我們也可以大膽做出猜想,春花與袁老闆的結局,或許也可能是江濱柳對雲之凡肖想成真後的樣子。

而影片中最具有生活智慧的人,無疑是能夠認清現實的雲之凡。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故此,《暗戀桃花源》雖然是個現代化戲劇,但本質上傳達的還是中國人自古以來的生活智慧:

幻境再美終是夢,珍惜眼前始為真!

文/皮皮電影特約作者:童雲溪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光是戲骨聚集的“神仙陣容”,這片就不可能有第2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