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周星馳電影《大內密探零零發》中“琴操”姑娘的歷史原型

“最感人的悲劇都是用喜劇的方式呈現出來的”,這一點周星馳做到了。在《大內密探零零發》中有這樣一位角色,是由香港著名演員兼女神的李若彤飾演的琴操姑娘,是一位自稱來自金山國的佳麗,實則是由無相王假扮的大反派,潛伏於青樓中,成為眾多王孫公子爭相求見的頭牌名妓。

周星馳電影《大內密探零零發》中“琴操”姑娘的歷史原型

影片中塑造的琴操姑娘雖是歌妓,但是賣藝不賣身,性格十分高冷,唯獨對周星馳飾演的零零發情有獨鐘,這一幕給觀眾留下了很深的映象。其實在歷史上,就有這樣一位名喚“琴操”的歌妓,與當時的大文豪蘇東坡之間有一段無果之緣,被後世所流傳。歌妓與文人之間的關係在當時的倫理限制下是不被承認的,也就沒有正史可查。

琴操本名蔡雲英,出身於宋朝時期的官宦之家,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大家閨秀。從小聰明伶俐,依附家境受到了很好的教育,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都有一定的造詣。無奈十三歲時,其父官場失利被打入大牢,後來父母雙雙遇難。從此家道中落,流落於街頭,以唱歌賣藝為生,成了青樓漂泊客。

周星馳電影《大內密探零零發》中“琴操”姑娘的歷史原型

但是自小就受到很好教育的琴操是一個很有骨氣的女子,雖身處風塵,依然潔身自好,冰清玉潔,賣藝不賣身。在此期間,苦練琴藝,研習歌賦,隱去了本來的名諱,根據蔡邕所撰的《琴操》為自己取名琴操。

後來有一次,琴操游於西湖,聽見有人唱秦觀的《滿庭芳》,將其中一句“畫角聲斷譙門”錯唱成了“畫角聲斷斜陽”,聽來覺得錯的剛好,便自顧將《滿庭芳》整首詞的“門”字韻改成了“陽”字韻,這一改既保留了原詞的意境,還使得原詞的藝術造詣得到升華,從此名傳千里,紅極一時;這一改琴操在詩詞方面的才華被人所熟知,也為後來與大文豪蘇軾的相遇埋下了不解的淵源。

周星馳電影《大內密探零零發》中“琴操”姑娘的歷史原型

相傳有一天,蘇軾與琴操各自泛舟游於湖上,可能是命運的安排,兩隻小船相撞,這一撞讓兩顆塵封的心卸下了冰殼,“相逢不語,一朵芙蓉著秋雨”。一位是正值青春年紀的成名歌妓,一位已是知命之年的杭州知府,但是年齡的差距並沒有阻止兩顆心融合成一體,兩人互生情愫在這煙波浩渺的湖光山色之中。

蘇軾得知琴操是風塵女子勸其從良,併為情操贖了身,兩人深知這樣的身份結合是當時倫理所不能接受的,所以經常以談論詩詞,研究琴藝為由相約。

有一次蘇軾與琴操游於西湖之中:

周星馳電影《大內密探零零發》中“琴操”姑娘的歷史原型

東坡戲曰:“予為長老,汝試參禪。”琴操笑諾。

東坡曰:“何謂湖中景?”

答:“秋水共長天一色,落霞與孤鶩齊飛。”

又問:“何謂景中人?”

回答:“裙拖六幅湘江水,髫輓巫山一段雲。”

再問:“何謂人中意?”

答:“隨他楊學士,鱉殺鮑參軍。”

還問:“如此究竟如何?”琴操不答。

東坡曰:“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周星馳電影《大內密探零零發》中“琴操”姑娘的歷史原型

蘇軾本來以開玩笑的方式勸琴操從良,沒想到琴操像是驚醒了夢中人,她知道自己既不願做風塵客,與蘇軾之間的愛情也不會有結果,索性落了三千青絲,削髮為尼,修行於玲瓏山。修禪誦經,與青燈古佛相伴。

在情操出家後,蘇軾還是會經常性的與情操相約於玲瓏山,品琴論詩。

但是修行對於一個少女而言是多大的考驗,“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情操整日對著古佛青燈容顏漸漸老去,心中的苦悶寂寥有誰能知?與相愛的人不能廝守又是何等的殘忍,這也是情操與蘇軾間讓人最難接受也是最無奈的地方。然而結局已經沒辦法改變,這場戲終究不會重新演繹。

周星馳電影《大內密探零零發》中“琴操”姑娘的歷史原型

兩年後蘇東坡離任北上,從此蘇軾與情操相隔更遠,只能寄情於舊時的記憶了!

在情操入玲瓏山修行八年之後的一天,聽到了蘇軾被貶至南海的消息,茫然失措的情操整日恍恍惚惚,不思茶飯,以淚洗面,不久之後,鬱郁而終,離開時年僅二十四歲。

後來垂暮之年的蘇軾得知了情操為他的痴情而死的消息後,面壁而泣。一生風趣的蘇東坡也被琴操的深情所感動,聲淚俱下,銘刻一生。

蘇東坡與情操兩人被命運安排,有緣得見,無緣相守。一位是天性灑脫浪漫、不拘小節的大文豪;一位是雖處風塵卻天賦過人的才女。本該才子配佳人,結為連理,然而久經人間浮沉的二人終究沒能夠衝破世俗倫理的枷鎖,無法相愛相守,留給後人一段令人遺憾的悲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周星馳電影《大內密探零零發》中“琴操”姑娘的歷史原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