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曾軼可十年:包小柏憤而離場,高曉松全程撐腰

曾軼可十年:包小柏憤而離場,高曉松全程撐腰

音樂讓我們感知彼此,我不太會說話,只想唱歌給你們聽。

01.

春季尾聲,“爆款製造機”愛奇藝推出了超級網綜《我是唱作人》。

愛奇藝把節目定位在拒絕一切翻唱或老歌新唱,所有曲目必須是之前從未出現過的新作。

3月12日,首發陣容名單海報公佈後,人們最先發現了一個久違的名字——曾軼可。

《我是唱作人》節目組在關於她的宣傳語中這樣寫道:

十年前,你堅持自己的風格,選擇做自己。十年間,你沒有放棄,音樂終於被認可。十年後,歡迎你,唱作人曾軼可。

曾軼可十年:包小柏憤而離場,高曉松全程撐腰

4月19日,曾軼可帶著自己的樂隊和全新單曲《流言》從容地站在了《我是唱作人》第二期的舞臺上。

一句“荊棘里的花朵,開的絢爛”,讓人首先感受到了她在曲風和演唱上的,不小的改變。

聽眾評價說:歌詞有深意,旋律前衛,有記憶點,也非常“曾軼可”。

荊棘里的花朵 開得絢爛但沒人勇敢 沒人靠近洶涌時的海浪 其實溫柔但沒人冒險虛假的流言是真實的利劍……

在導演給曾軼可提出的問題中,有一個是:你覺得你的歌曲能否成為主流?

曾軼可並沒有經過太多思考,反問道:為什麼不能?

曾軼可也曾這樣解釋自己的名字:“軼”就是超越一般,曾軼可就是可以超越一般的意思。

她也的確做到了。

那一屆超女落幕十年後,如今只有一個作品大家都還記得,那就是《獅子座》。

而綿羊音、跑調、不會唱歌……這些關鍵詞也整整伴隨了她十年。

四月,當曾軼可再次站上《我是創作人》的舞臺,開始出現了另一種聲音:我們當初是否低估了她?

臺上的曾軼可,戴著左耳環,整潔中性襯衫,搭配黑色馬甲。唱到動情時,會閉上雙眼。

臺下的歌迷,或目不轉睛托著腮,或思緒在不覺間,溜回十年前……

02.

十年前,如果沒有那一場比賽,曾軼可也許不會遭受那麼多質疑,也一定不會有今天的成長蛻變。

如果沒有那一場比賽,她可能在吉林外國語大學翻譯專業順利畢業後成為了一名優秀的翻譯官。

而2009年6月的那天,曾軼可背著吉他一路南下,在綠皮火車上,撥通了父親的電話:“爸,我去長沙參加超女比賽了。”

六月的溫度格外眷顧長沙,一絲涼風無意刮過,都顯得彌足珍貴。

曾軼可走出車站,心情像是被碰灑的調味盒。

在她當時的記憶里,這還是第一次沒和父親商量,就做出的決定。她用了很長時間才按下那串熟悉的電話號碼,反覆搓著手心給自己打氣:我已經19歲了。

曾軼可從小接受的教育是:一定要聽長輩的話,成年以後再有自己的決定權也不遲。

她也和大多愛好音樂,略帶叛逆性格的孩子不同,一直過著已被安排好軌跡的人生,包括懷著音樂夢想報考吉林外國語大學英文翻譯系。

曾軼可十年:包小柏憤而離場,高曉松全程撐腰

曾軼可在初中時期,便對音樂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在那個黑白屏手機還沒有太多使用功能的年代,她時常拿著父親的手機按著基礎音符自編來電鈴聲,或突然捕捉靈感,即興寫下一首歌曲。

但若說音樂方面的專業訓練,她唯一經歷過的應該是高中畢業後,學了半個月的初級吉他。

在超女賽場上,選手普遍演唱翻唱歌曲及擅長曲目,只有曾軼可始終堅持原創,挑選範圍較小,也是當時定歌最快的選手,個性十分突出。

而面對超女比賽嚴格專業的評審,有關於曾軼可的爭議,從不曾間斷,她無疑成為了2009年超女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曾軼可十年:包小柏憤而離場,高曉松全程撐腰

在超女全國20強晉級賽上,曾軼可成為了最後一個晉級的選手。加拿大籍華人包小柏對此不滿並放話。

她留我走,她走我留。

包小柏認為,曾軼可五音不全、唱歌跑調、氣息不夠,連吉他彈得也絲毫沒有水準。

面對曾軼可的晉級,包小柏憤然離席。

這是當時19歲的曾軼可,第一次遇到有人這樣強烈的不喜歡自己,並且在如此多的觀眾面前直言講出來。

曾軼可沉默許久,淡淡回應:“如果不喜歡就算了吧,沒什麼可以影響我。接下來我還是會繼續演唱我的原創歌曲。”

時間又過了一個月,在如約而至的10強晉級賽上,包小柏並未堅守諾言,又回來當評委了。

比賽正式開始之前,主持人問道評委們:最想聽什麼?

高曉松說:“動人是唯一標準。”

而被鏡頭捕捉到的包小柏始終不苟言笑,一舉一動都成為焦點。

“我只想聽自信的歌聲,不發抖,不走音那種。”包小柏暗指曾軼可,如此說。

10強賽正式打響,曾軼可作為一號選手,首先出場,演唱的是改編後的《複習小情歌》。

高曉松為一句“飛走的忐忑”激動不已,對曾軼可的創作才華贊不絕口。

而包小柏,面無表情,現場做了一幅畫,對曾軼可說:

“我給你畫了個木房子,你就像這個沒有地基的木房子,狂風暴雨一吹就夷為平地了,這就是你現在的狀況。”

曾軼可十年:包小柏憤而離場,高曉松全程撐腰

這一輪,春曉、巫啟賢、高曉松三位評委都給了曾軼可三分,包小柏不做思考,舉起了零分牌。

雖然包小柏從始至終都不看好曾軼可,但另一方面,評委高曉松卻十分欣賞她。對她的作品也秉持著支持的態度。

高曉松說:“看到曾軼可就像看到了我自己。”

曾軼可本有希望在高曉松的支持下,繼續晉級全國三強。但最終還是在包小柏打壓下止步在了全國第九。

03.

比賽結束,高曉松一直力挺曾軼可,並親自操刀,做起了曾軼可專輯的製作人,為這位19歲姑娘開闢新的道路。

而對音樂,曾軼可一直有自己的想法。雖然對高曉松十分尊敬,但也並不是言聽計從。

在錄製《你是我永遠的朋友》時,高曉松執意想加入流行元素在其中,曾軼可在嘗試後對流行編曲的錄製效果不滿意。

最後在曾軼可的堅持下,高曉松把流行元素取代,重新編排了一次。

不過,即使在錄音棚里爭執不斷,面對大眾對曾軼可的質疑之聲,高曉松還是毫不猶豫地站出來為其撐腰,曾軼可對老師的批評也從不掛在心上:“他(高曉松)其實是一個很隨和的人。”

曾軼可十年:包小柏憤而離場,高曉松全程撐腰

不僅如此,高曉松還幫助曾軼可分析自身不足,精進吉他彈練,每天規定時間進行有氧運動,增加演唱時的氣息。

在高曉松的幫助下,曾軼可也憑藉自己的努力和天賦,走在急速成長的路上。

隨後,曾軼可的首張專輯《forever road》於2009年11月問世,專輯中所有曲目皆是她的原創。

曾軼可同時成為了同屆超女中,第一個出專輯的人,她憑藉這張專輯獲得了“中歌榜北京流行音樂典禮”年度最佳創作新人獎,得到了更多人的認可。

2010年3月,曾軼可為王力宏自導自演的電影《戀愛通告》創作片尾曲《夜車》,並出演了戲份十足的女三號。

8月12日,該片上映當日即創下了570萬的票房成績,成為票房黑馬。與此同時,曾軼可也收穫了更多的粉絲。

在隨後2011到2018這7年時間里,曾軼可多次現身綜藝,許多人開始喜歡上了《花樣年華第二季》中那個穿白襯衫,留著短髮酷酷的女孩。

她說,城市裡的鋼筋水泥很難讓她找到創作的靈感,她更願意跟隨節目組到原生態的環境中來。

曾軼可就在這樣不斷的靈感找尋中,寫出了很多優秀的作品,堅持兩到三年出一張原創專輯,屢次創造收聽神話。

“有時候靈感來了,一小時就能寫一首歌。”曾軼可說。

曾軼可十年:包小柏憤而離場,高曉松全程撐腰

2019年初,曾軼可《可能的夜晚》在抖音迅速走紅,30天內,30萬人在朋友圈分享過這首歌。大範圍的傳唱,為曾軼可的原創音樂作出了證明。

曾軼可說:“喜歡和不喜歡是並存的,快樂和悲傷是並存的,所有的東西都不可能只有一面。”

如今的曾軼可依然保持著當初鮮明的個性特點,她帶給歌迷的,始終是一份難得的寧靜。也正是這樣的獨立與堅持,成就了今天的她。

她也似乎總能比常人更容易捕捉到那些細微的,支離破碎的情緒,譜寫不同溫度的音符,清晰彈奏出世界的全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曾軼可十年:包小柏憤而離場,高曉松全程撐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