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文/葉秋臣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進入倒計時,一共只有六集的最終篇,終究還是唱起了臨別的高歌。

不捨得快進和倍速觀看,不忍心跳過每一分每一秒的鏡頭,因為每一個瞬間可能都代表著權游迷們最後的集結。

也許故事的結局沒辦法稱作完美,但我們仍舊會永遠銘記。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1.戰後盛宴vs血色婚禮,有些心結其實一直都在

在焚燒過戰友們的遺體之後,臨冬城進入了生死大戰勝利一方的狂歡盛宴。大家成功阻攔了死亡大軍,將侵襲維斯特洛大陸的威脅徹底掃除,推杯換盞,歡笑聲不斷。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這樣一個熱鬧歡騰的場面,讓人想起了第三季第九集的血色婚禮。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臨冬城的歡慶和血色婚禮,這一個大膽的猜想並不是毫無來由。雖然兩者間不論動機還是慶賀形式都完全不同,但卻隱隱有著莫名的共通點。

這個關鍵人物,就是二丫。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血色婚禮時的二丫是一個旁觀者,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哥哥和母親被屠殺但卻毫無招架之力。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臨冬城歡慶時的二丫是一個英雄,她成功刺殺了夜王並拯救了人類,接受所有人為她舉杯歡呼。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血色婚禮後的二丫是被獵狗“保護”的假小子,不得已才選擇離開了那個屠殺的現場。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臨冬城歡慶後的二丫是主動跟著獵狗離開的無面刺客,她已經強大到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人生。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對於她與詹德利的感情結局,也有許多人表示遺憾。

好不容易看到他們在戰前的甜蜜互動和深入接觸,突發了一種“我家有女初長成”的感慨,驚喜她終於也有了感情的歸宿。可惜即便是詹德利頂著風息堡領主的身份單膝跪地向二丫求婚,依舊遭到了婉拒。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但這才是我們熟悉的二丫,不是嗎?

生死大戰前她是史塔克,生死大戰後她又做回了無面者。

從血色婚禮到臨冬城歡慶,我們見證了二丫成長的蛻變。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2.詹姆和美人的糖,我們從第二季等到了第八季

弒君者詹姆和美人布蕾妮的相遇是一場意外。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布蕾妮曾是藍禮·拜拉席恩的護衛且一直以愛效忠,詹姆則永遠情系自己的雙胞胎姐姐瑟曦。

他們兩人不論是背景還是情感,曾經都毫無交集。

但藍禮意外死亡,詹姆不幸被俘後,布蕾妮踏上了護送弒君者回君臨的道路,併在路上與其產生了深厚的感情。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詹姆說,愛上什麼人,不是他能夠選擇的。

對布蕾妮,詹姆也許從未想過,這個大個子的女人有一天會真正走進他的心裡。或許在曾經的共同經歷里,已經暗暗埋下了情愫的種子,只是他們一直隱忍著這份衝動,將所有的激情扼殺在冷靜和沉著之中。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布蕾妮險遭侮辱時,是詹姆出手相救,他的右手就是因此被砍掉的。在布蕾妮被迫與熊搏鬥時,也是詹姆折返回來拼盡全力救下了她。在詹姆去往臨冬城被一眾人懷疑他的動機時,是布蕾妮站出來力保他的清白。

他們曾經赤裸相見過,但卻什麼都沒有發生。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而這一次托蒙德向美人示好,加上生死大戰中互幫互助和生死與共,詹姆和美人的情感早已累積到了需要爆發的時刻。於是,內心的五味雜陳化作了對彼此身體無限探索的強烈欲望。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詹姆說“好熱”。

美人說“你在吃醋”。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一切的情感,全部雜糅在彼此深情且青澀的擁吻之中。

終於磕到了這顆詹姆和美人的糖,這一幕作為CP粉的我們從第二季等到了現在。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可惜,詹姆在最後時刻還是選擇了瑟曦,離開了美人。

這一段,或許是兩人之間最後的溫存。

3.龍女和雪諾,知道真相的彼此再也回不到曾經

作為坦格利安家族的兩個後代,龍女和雪諾在得知身世真相後沒多久就進入了與異鬼拼殺的生死大戰。還沒來得及討論具體的細節,戰爭的號角就已經吹響,唯有先應對夜王,再討論鐵王座歸屬。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他們之間的感情也是所有人中最複雜莫測的,起先遇見時應該是欣賞,隨後就逐漸演變成了愛情,現在卻不得不面臨彼此之間的親情。

托蒙德在宴會上說雪諾騎著龍理應是王的時候,這些話就像一根刺插進了龍女的心裡。

即便是心存芥蒂,但兩人還是深深擁吻了對方。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然而短暫的快樂時光稍縱即逝,他們立刻陷入了權力之爭的討論之中。

龍女說,她很想回到從前。

但我們都明白,在權力的王座面前,同樣有資格的兩個人必有一爭,他們再也回不去那個單純的曾經。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4.打瑟曦竟然比打夜王還難,戰爭註定有犧牲和無奈

北境大軍在面對生死之戰時損失慘重,然而與瑟曦的黃金團之戰又迫在眉睫。其實龍女本來可以在臨冬城休養生息一段時間,再南下去討伐瑟曦大軍。一來是可以休整軍隊更好去應戰,二來是瑟曦大軍不會選擇北上作戰,因為條件太過艱苦。珊莎提出以上意見的時候,被龍女否決了。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她們在作戰計划上的分歧讓雪諾陷入兩難,只能用身世之謎向妹妹們解釋,以尋求短暫的和平。雪諾並不喜歡戰爭,他甚至對鐵王座毫無欲望,但身邊的一切都在迫使他走上一條爭權之路。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而龍女剛好相反。

她對鐵王座太過渴望,因此在攻打瑟曦的時候完全陷入了一頭熱的狀態。身邊的人都在勸阻她不要貿然行事,但龍女仍舊選擇在剛剛大戰過後再一次進入第二場大戰。

她的對面,站著那個等著龍女和異鬼打完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瑟曦,那個一直囤積兵力培養戰力的野心女人。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所以龍女在“女王之戰”還未正式開打之前,就痛失一條龍。大軍也被大弩打得兵敗潰散,自己的心腹彌桑黛也不幸被捉走當成了人質。當雷加在飛翔時被大弩射下身亡,在彌桑黛屍首墜落城牆的時候,我們才又一次切實認識到了“只要有戰爭,必然有犧牲”的意義。

攻打瑟曦,竟然損失的比攻打夜王時還要更多。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龍女曾經選擇繞過君臨不去攻打紅堡,為的是讓百姓免於遭受迫害,但如今的境地卻讓她連保護百姓的基本能力都沒有了,選擇的空間也變得日漸局限。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仇恨逐漸加深,再無和解可能。

唯有決一死戰,向死而生。

人類和異鬼的大戰拼的是雙方的兵力強弱,但權力的游戲更多的是在挖掘人性。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文/葉秋臣

———————

—本文著作權歸原作者(@葉秋臣)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繫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註明出處—抄襲必究—歡迎轉發評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權力的游戲》龍女開戰決定有些草率,戰後盛宴讓人想起血色婚禮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