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引言

“這是一部建築扮演角色的電影,每一棟建築的選擇都有各自的道理。或是由於故事線,或是由於某個演員角色的需要。”《千鈞一髮》的場地經理(LocationManager)鮑勃·卡夫特說。

在電影《千鈞一髮》(Gattaca1997)中,建築大師弗蘭克·勞埃德·萊特的馬林縣市政中心被選為最重要的“建築演員”,在“塗脂抹粉“的改造後,扮演著與其本身風格、理念大不相同的航天中心的角色,從而完成了從建築空間向電影空間的轉化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建築大師弗蘭克·勞埃德·萊特的馬林縣市政中心

電影空間——冷漠、極簡的極權主義Gattaca航天公司總部

電影《千鈞一髮》中導演安德魯·尼克爾(AndrewNiccol)描繪了一個由基因工程和優生學驅動的無菌的、冰冷的未來社會。父母可以在孩子出生前提前為他們選擇最好的遺傳特征。

對那些信仰出生前沒有接受基因改造的人而言,這簡直是一個反烏托邦的世界,他們不被社會接受,一生中還要不斷遭受著“遺傳歧視”。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一齣生就被排斥的主人公

主人公文森特從小就被社會擋在門外,學校因擔心其“瑕疵”的基因導致的生命安全而拒絕讓他入學。長大後他被公司拒絕,基因的編碼已經決定了他處於社會的底層

主人公文森特的個人經歷,及他的工作地Gattaca航天公司的微觀形象,是對外在社會的宏觀寫照。在這個利用基因工程,剔除有關癌症、肥胖、近視、暴力傾向等其不良因素的基因高純度社會裡,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取決於它的遺傳編碼的“完美度”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電影起始,員工們坐電梯上Gattaca二層的場面。電梯被寓意“社會階級的階梯”。精英們衣著整齊、行為

代表精英階級的Gattaca航天公司,建築呈現出一番精確、冷漠和極簡的風格。Gattaca航天總部的巨大的堅實的混凝土現代主義外觀,還暗示著社會受到官僚主義和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的控制,為影片描繪了一個感情疏離、壓抑的世界

電影空間——開放、有機的人文主義馬林縣市政中心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建築大師萊特設計的馬林縣市政中心與周圍環境有機的融合一體

“扮演“著Gattaca航天總部的是萊特設計的馬林縣市政中心,但它卻完全呈現出與其相反的風格和社會主張。

馬林縣市政中心是萊特一生中唯一的市政建築,其開放的空間設計理念寄托著萊特對於政府建築的烏托邦的理想。他在行政大樓和正義大廳中,設有開放的中庭,使得光線可以從外部和中庭穿過,從而貫穿政府活動具有最大的開放度的理念。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透過天窗的光影隨時間變化

他的設計向公共開放了中庭、大禮堂、圖書室、展覽室、露天廣場及其他休息設施,將政府部門打造成為了開放的“市民”中心,並向馬林縣的人民宣言:“這一設計,不但要讓馬林縣知道,更要讓整個國家睜開眼看看,政府官員們齊心協力,能夠為擴大和美化市民生活做些什麼。”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室內中庭種植繁盛的植物

而在建築設計思想上,馬林縣市政中心遵循著萊特向來的有機主義,他將整體與部分、內部空間與外部形式、材料方法與自然環境有機的結合成一個連續的整體。無處不在體現萊特“人性化”建築的特點。

建築空間向電影空間的轉化

由上面電影空間和建築空間的對比,我們可以看到,萊特的馬林縣市政中心從開放、有機、具有人文主義的建築,轉化為電影中冷漠、極簡而富於極權主義的Gattaca航天總部,建築空間的特性在電影的語境中發生的改變。

這一過程中,建築空間通過電影技術和手段的操作,經歷了“解構和去語境化”。也就是說,電影人們根據故事的需要,提取真實建築的某些特性展現給觀眾,或者通過技術手段改變建築在影片中給人帶來的感受,使得建築更好的服務於敘事。

因此在這部影片中的馬林縣市政中心的建築空間呈現出與其本身不同的風格特性。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這張照片是馬林縣市政中心行政樓的主要入口。也是電影中進入Gattaca航天總部的入口。萊特的建築顯示

導演安德魯·尼科爾(Andrew Niccol)從很早的時候便選定了萊特的馬林縣市政中心作為拍攝的主場景。一方面是出於小預算的考慮,劇組沒有足夠的錢構建一個嶄新的世界,取而代之的是用過去最好的事物模擬一個近未來的世界。

另一方面是由於馬林縣市政中心獨特的具有未來感的建築語言,它帶給人以一種奇特的外星飛船之感。以及其簡潔的現代建築語言,是對於追求完美基因主題社會的呼應。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Gattaca的建築在電影中看起來比實際的更大而更為壯觀

為了去除馬林縣市政中心開放、有機的特點,而讓其看起來更加嚴酷、冷漠,同時更符合故事情節,電影人們利用迷惑鏡頭、剪輯連接、更改色調、間接照明、佈景裝飾(set dressing)的辦法,打造Gattaca航天總部的形象。

迷惑鏡頭

安德魯·尼科爾採用欺騙性的鏡頭改變了建築在電影中的規模,使得觀眾無法分辨建築的實際大小。從遠處勾勒出的航天總部輪廓、層層錯落的大小不同的拱形,以及位於整個建築頂部的塔尖和穹頂,給觀眾以錯誤印象,認為Gattaca的空間比實際的更大而更為壯觀。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馬林縣市政中心建築室外空間-屋頂劇照

剪輯

電影中看似連貫的Gattaca航天總部,其內部與外部空間是通過剪輯聯繫為一個整體的。Gattaca航天總部的室外部分是在馬林縣市政中心拍攝的,部分室內由年輕的製作設計團隊負責設計,併在洛杉磯攝影棚內搭建出來。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攝影棚中室內場景的早期設計草圖(該演講場景在後期中被減掉了)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攝影棚中室內場景設計草圖,該場景為健身房的使用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攝影棚中室內場景設計草圖,該場景為Gattaca公司入口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攝影棚中室內場景設計草圖,該場景為電腦室

電腦室、Gattaca公司入口、訓練室和文森特登上火箭前的通道都是使用同一空間,只是變換了內部的傢具陳設。因此美術部門需要有精確的計劃表控制緊湊的改景時間。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同一攝影棚作為健身房使用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同一攝影棚作為Gattaca公司入口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同一攝影棚作為電腦室使用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同一攝影棚作為登上火箭前的通道使用

更改色調

影片整體看起來由洗白的單色主導的,呈淺棕色。這一效果製造出了詭異的懷舊未來感和焦慮的氣氛,同時淡化了馬林縣市政中心自帶的粉紅色色調傳達出來的華麗和溫馨的感受。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文森特乘電梯來到Gattaca公司二樓劇照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同一角度馬林縣市政中心照片

間接照明

尼科爾使用無影的光線照射建築內部,巧妙地製造一種人工的氣氛。Gattaca航天總部的室內、健身房、電腦室、實驗室等房間都是用住這種接光線照亮的。

佈景裝飾

佈景裝飾包括電影佈景中的傢具、壁紙、燈具等物品。Gattaca航天總部使用了具有設計感的著名傢具來營造空間,暗示近未來的世界。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電腦室中由勒·柯布西耶設計的The LC7座椅

如電腦室里使用了建築大師勒·柯布西耶設計的TheLC7座椅。電影在傑羅姆的住宅中應用了更多的有名的產品設計。如建築師密斯·凡·德羅的巴塞羅那椅、巴塞羅那床、密斯躺椅等。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傑羅姆家中密斯凡德羅設計的巴塞羅那座椅

後記

萊特的馬林縣市政中心通過電影技巧的處理,將真實的建築空間轉換為了電影的敘事空間,在影片中暗示了故事發生的時間、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等意識形態。

利用現實中偉大建築最為堅實可信的設施加以改造,不乏是一種經濟有效的電影佈景生產方法。同樣經歷從真實到虛擬轉化的還有片中的吉羅姆住宅公寓,實際上是美國建築師安東尼·普雷多克(Antoine Predock)設計的加州理工學院。

借用建築的特征與故事,變裝後的傳世建築也許會給你更大的驚喜!


更多精彩文章

一張平面圖,帶你看懂《小偷家族》的柴田老宅

微縮模型:手工製造的電影魅力

權力的游戲:她才是史詩世界的幕後締造者

建築與鏡頭:我對本屆奧斯卡電影的空間解讀

唐代劇的日本建築情緣:說說電影里的“真和式”與“假唐風”

亞特蘭蒂斯:《海王》的世界是如何建造的?(幕後先行版)

建築師與電影佈景的前世今生(中篇)


作者:張佳智

主編微信號:bingfmj001

歡迎關註電影建築師,讓我們在這裡看看電影,品品建築,做一個造夢的虛擬空間設計師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千鈞一髮》:如何把建築大師作品改造成科幻電影場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