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憑一部未完成的電影,導演提名了奧斯卡,30年後“死屍”解密幕後

1966年上映的《放大》,對很多資深影迷而言也略顯陌生,這是一部快要被遺忘的作品。但是當開始觀看之後,觀眾會很快被影片簡潔的場景,豐富的色彩所吸引。這部電影由意大利導演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執導的,影片上映後,成為了那一年美國上映的藝術電影票房最高的作品。

憑一部未完成的電影,導演提名了奧斯卡,30年後“死屍”解密幕後

雖然現在看這部電影名氣不大,但是在當年這是一部引領時代的作品。影片中的主人公是一個潮流攝影師,在攝影棚中,他是一個猶如主宰者的存在。他開著敞篷車,穿著時髦,相貌很帥,雖然神情略顯邋遢。但是當他拿起照相機的那一刻,會馬上換成另外一種狀態,仿佛體內迅速被註入了力量,當他放下照相機的時候,又會迅速的癱坐在沙發上。這個角色由影星戴維海明斯飾演。

整部影片都是追隨著攝影師的視角推進的,與其說是一個故事,倒不如說是攝影師的24小時。故事發生在倫敦,故事的背景就是20世紀60年代。那個時候,整個歐洲,甚至是世界都被搖滾,行為藝術等前衛的藝術形式所引領,那個時代的人,被稱為“垮掉的一代”。而影片中的攝影師,就是在這樣的虛幻和真實中徘徊,他找不清自己生活的定位,整部影片中,他都在試圖逃離當下的生活,除了攝影和那個已為人妻的女鄰居(由沙拉米爾斯飾演),他找不到更好的引起他生活興趣的地方。

憑一部未完成的電影,導演提名了奧斯卡,30年後“死屍”解密幕後

就在攝影師因為當下的生存現狀而苦惱的時候,他唯一能夠找到慰藉的地方就是他的照相機。他早晨在攝影棚中一頓大發雷霆後,將模特撂下不管。他再次開著他的敞篷車游走在倫敦的街頭和郊外,他試圖找一些創作的靈感。這個時候攝影師帶著照相機來到了公園,在公園中他發現了自己感興趣的環境和題材。

電影的銀幕上出現了一對戀人,他們或者是在打鬧,或者是在鬧彆扭,或者是幽會的過程中遇到了什麼小問題。攝影師對著這對自然的模特,瘋狂的拍照。他找到了自己喜歡的題材,而且他對這次創作很滿意,這一點從後來他對膠片的保護,以及在他對這次創作作品的推銷中都能看的出來。

憑一部未完成的電影,導演提名了奧斯卡,30年後“死屍”解密幕後

而這次創作正要順利結束的時候,他被這對戀人中的女人發現了。這個人對他苦苦糾纏,索要底片。這種事情發生在現在是不可想象的,但是或許那個年代大家對藝術和權力的理解還不充分,而攝影師不願意放棄自己的這次滿意的作品。所以他想盡辦法擺脫了這個女人。

而這個時候,觀眾們對這個場景便充滿了想象,這對戀人是什麼關係,為什麼非要取回底片?恩,他們的關係可能不正當,他們可能是一對名人,這背後是不是還有更多的秘密呢?

憑一部未完成的電影,導演提名了奧斯卡,30年後“死屍”解密幕後

觀眾們的這些疑問,攝影師應該也存在,他在一個咖啡館見過自己的合作伙伴之後,因為發現自己被跟蹤,飯都沒有吃,而急匆匆的趕回了攝影棚。而當他正要進入攝影棚時,發現那個女人已經跟來了。她願意出錢買回底片,甚至願意用肉體做交換。

這些更印證了大家之前的猜想,攝影師為了擺脫她的糾纏,把底片進行了掉包。在這個女人離開之後,攝影師進入了瘋狂的工作狀態,這個階段真的很棒。攝影師從開始的那種游離,疲憊中迅速的轉變成了另一種狀態。可見他是多麼熱愛這份工作,將照片沖洗之後,他細細品味著自己的作品,周游君不能分清他是否也帶著某種懷疑在分析這些照片呢?

憑一部未完成的電影,導演提名了奧斯卡,30年後“死屍”解密幕後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攝影師通過幾張照片仔細的比對之後,他的確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端倪。而這個過程中,鏡頭一直在他在暗室中沖洗照片,和拿著放大鏡分析照片之間切換,他時不時的將某張照片的,某個局部進行翻拍並放大,放大之後再放大,最後他發現了一個令人吃驚的秘密。他在照片中可能看到了一個拿槍的槍手,以及一個躺在地上的人。

但是因為是放大處理過了,照片的噪點很大,攝影師本人以及觀眾無法分清楚這些照片中的真實內容。為了印證自己的想法,攝影師再次回到早晨的那個公園,而這個時候已經是深夜了。他在照片中同樣的位置,發現了一具死屍,這個人正是照片中的那個女人的白髮戀人。

這個時候似乎應該真相大白了,但是攝影師這個時候並沒有選擇報警,而是返回了攝影棚。通過他和女鄰居的對話,他貌似不知道該如何妥當的處理此事。這個時候他再次找到他的合作伙伴,他希望他的合作伙伴能夠幫助他。在途中他貌似又看到了早晨公園中的那個女人,但是在一瞬間,這個人又消失在了倫敦街頭。

憑一部未完成的電影,導演提名了奧斯卡,30年後“死屍”解密幕後

這個過程中攝影師又意外的看到了一場荒誕的搖滾樂演唱會,觀眾們麻木的面無表情,搖滾樂隊的成員為了激發觀眾的情緒,時而擺弄著音響器材,時而發泄的調整著旋鈕,最後一個人砸碎了吉他,拋向了觀眾。攝影師搶到一半吉他迅速逃離現場,後面的樂迷開始還緊追不捨,不一會就不見蹤影了。而當攝影師將搶到的一半吉他隨意丟在街頭時,街頭的其他人們對它根本不屑一顧。

安東尼奧尼通過這些橋段,對1966年當下的社會現狀,進行了調侃式的嘲諷。

當攝影師找到他的合作伙伴時,他的合作伙伴正在舉辦一次吸毒聚會,根本無暇關註攝影師講述的死屍。在一夜的狂歡之後,攝影師再次來到昨天的那個公園,他準備給死屍再照一組照片,貌似是為了完成一部完整的作品。遺憾的是死屍不見了,而攝影師已經很難分清他是否真的見過那具屍體。

憑一部未完成的電影,導演提名了奧斯卡,30年後“死屍”解密幕後

到最後攝影師來到一個體育場外,影片開始時那群狂歡的大學生,正在舉行一次網球比賽,但是攝影師看見他們並沒有網球,只是在模擬著他們想象的擊球動作。這個時候,他們裝作球被打到了界外,而攝影師也假裝著看到了網球,他撿起球,拋向網球場。就這樣,影片在攝影師離開的過程中結束了。

關於這部影片,後來的影迷和影評人進行了各種解讀,有人說那具死屍根本不存在,那場謀殺也是攝影師幻想的,而這些都是導演為了表現虛幻和真實之間的某種過度地帶。但是大部分的影評人則認為死屍的確存在,但是究竟是否發生謀殺,則需要進一步的說明和討論。

​就在這種爭論持續了30年之後,影片中飾演死屍的羅南奧卡西,就著名影評人羅傑伊伯特給該片寫的影評給羅傑伊伯特寫了一封信,意在說明當時整個影片拍攝過程中幕後的故事。

憑一部未完成的電影,導演提名了奧斯卡,30年後“死屍”解密幕後

原來當時因為預算的原因,整部影片根本沒有完成,而影片原來的劇本中是設計了這個死屍被謀殺的全過程的。但是因為沒有完成全部的拍攝,所以安東尼奧尼將影片剪輯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假設,那就是即使全片都拍攝完成之後,這部影片也有可能被安東尼奧尼剪成現在的這個樣子。

但是不管是什麼樣的結局,周游君覺得都要肯定憑藉本片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提名的安東尼奧尼是實至名歸的。因為他對藝術的理解,將這部最後幾乎沒有完成的影片,賦予了全新的藝術生命力,並且獲得了大眾和電影人的認可。這部影片雖然過去多年了,但是現在看來依然極具現實意義,我們的生活就像影片中的那張照片一樣,是經不起放大和推敲的,在過度放大之後,我們其實都生活在現實和虛幻之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憑一部未完成的電影,導演提名了奧斯卡,30年後“死屍”解密幕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