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作為一個內地人去到香港影壇闖盪,其中的辛酸不易只有自己知道。曾經不滿20歲的李連傑憑藉《少林寺》一炮而紅,但隨後就陷入了將近十年的沉寂期,直到90年代初在徐克的力邀下主演了三部《黃飛鴻》系列電影,才在香港影壇站穩了腳跟。

經過了《黃飛鴻》的大紅大紫,李連傑那時已經變成會下金蛋的母雞,製作公司爭著搶,而李連傑希望給自己下金蛋。1992年,脫離嘉禾之後的李連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正東電影製作有限公司,開業後的第一部影片就是他請來七小福之一的元奎擔任導演,自己監製並主演的極為成功的《方世玉》系列。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功夫皇帝方世玉》是李連傑在30歲時拍的電影,當時的他已經完成了徐克的三部黃飛鴻電影,坦白地講,觀眾對李連傑的印象大概早已從《少林寺》的帥氣和尚轉變為一身長衫,背手而立的黃飛鴻。然而,1993年3月,李連傑卻用一個毛頭小子方世玉的姿態接住了剛從《獅王爭霸》下班的黃師傅。

李連傑打算拍《方世玉》的時候很多人不看好,因為他的黃飛鴻形象已經深入人心,做這樣一次類型相近的轉型成功率幾乎為零。但李連傑當時運動員的脾氣犯了,就要做給那些人看,結果《方世玉》票房和賣得最好的《黃飛鴻之男兒當自強》差不多。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李連傑飾演的方世玉,這個集中了俠義、風流、優秀、可愛、瀟灑、靦腆的男人是每個男孩子心中的夢想。他心地善良、懲強扶弱,與危害幫會穩定的扶桑武士英勇鬥爭;他年少氣盛、正直勇敢,與幫派叛徒於鎮海針鋒相對;他風流瀟灑、活潑可愛,在比武招親大會上力戰群雄,又與兩位美女痴情糾纏;他憨實滑稽,卻又俠義孝順,一面用無釐頭的現代語言令人捧腹,一面卻又為了拯救母親不顧一切。

影片敘述了他的成長,從開始時的年輕氣盛到救母時的忍辱負重。直到最後,當他發泄般的用拳頭猛擊敵人,一面喊出“幫規十誡”時,他已經明白作為一個成熟的男人,除了武功高強、正直俠義,除了風流倜儻、浪漫多情之外,還要懂得忍耐和穩重,懂得責任和感情。除了能與敵人針鋒相對,能讓女人芳心萌動之外,還應懂得顧全大局,忍辱負重,還要懂得尊重別人,尊重感情。如此方為一個完整的男人,才是一個能保護父母,又能讓女人依賴的男人。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除李連傑之外,《方世玉》電影里配角的表現也可謂亮點多多,大有來頭。蕭芳芳的精彩表演與飾演方世玉的李連傑相得益彰,搞笑母子檔令人印象深刻,也令苗翠花這一人物大放異彩,奠定了此角色武功高強、鬼馬搞笑的基本特征。後繼者基本上都是在這一基礎上的再創造,苗翠花這一人物也不再只是方世玉故事的陪襯,甚至成為一些影視劇的主角,可以闖盪江湖,也可以大談戀愛。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雷老虎的扮演者是臺灣老戲骨陳松勇,他曾出演過侯孝賢導演的電影《悲情城市》,並因此獲得第26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不過,後來的陳松勇則多是配角,即使在配角也是相當精彩,他無疑是眾多版本雷老虎中給人印象最深的一個。這個雷老虎是一個不會半點武功,滿口“以德服人”的外來商人,擺擂臺不是為了挑釁,而是為了給女兒招親,而給女兒招親的目的是為了融入廣東人,方便自己做生意,打擂也不是自己親自上陣,而是由老婆李小環出戰,讓人記憶深刻。1994年,在電影《新少林五祖》中,陳松勇飾演貪財吝嗇、欺軟怕硬的馬大善人,也相當搶戲,令人過目難忘。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李嘉欣在《方世玉》中的造型是大家閨秀類型的一個巔峰,幾乎可以當作範本供後人模拓,只有這樣的容貌才能穿出官家小姐嬌生慣養的架子,不辜負錦衣華服應有的貴氣,如此的柔美,也正如方世玉現學現賣送給她的那首詩:“美人捲珠簾,深坐顰蛾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在續集《方世玉之萬夫莫敵》中,極具個性的花子令人印象深刻,她的扮演者是香港著名演員劉青雲的妻子郭藹明,她飾演的女主角花子與李連傑飾演的方世玉有一段感情糾葛,她的古裝扮相和言行舉止在本片中簡直美煞天人,比之李嘉欣絲毫不遜色。她塑造的花子形象可愛中透露著刁鑽,穿著唐裝婚服的模樣嬌羞中不勝嫵媚,面對抉擇時果斷卻又暗藏有情。應該說,導演對於兩人之間這段上升到涉及國仇家恨,有痛有笑的感情拿捏的十分到位。坦白說,郭藹明甚至不算是美女,雖然她還曾經獲得過1991的年香港小姐冠軍,單看她的眼睛鼻子嘴巴,沒有哪個是感覺很出眾的,但是整個人就給人一種很好很舒服的感覺,尤其是在《方世玉》續集這部影片的扮相和表現,簡直是驚為天人。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徐克的《黃飛鴻》系列第一次改變了李連傑的形象,而這一次的《方世玉》改變李連傑的則是鬼才劉鎮偉,劉鎮偉創造的無釐頭搞笑劇本和他為李連傑設計的天真鬼馬形象,影響到導演元奎為本片所設計的武打風格,同時,元奎本身奇巧險峻的武打設計風格,也正好與此珠聯璧合,為《方世玉》系列造就了同樣精彩而風格卻大為不同的武打動作。特別是方世玉與李小環打擂臺一段,元奎設計二人在觀眾頭頂追逐打鬥,極盡巧妙之能事,成為李連傑武打中的經典段落。就設計的動作場面來說,李連傑與胡慧中在看熱鬧人群的頭頂比武,高來高去盡展瀟灑身姿。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片中最後趙文卓與李連傑在監斬台里低矮的夾層中的打鬥,則是閃轉騰挪以靈巧取勝,再加上李、趙二人在染布坊長棍與短棒的對攻,這一高一低、一長一短的巧妙對比,真讓人眼花繚亂,嘆為觀止。元奎、元德以該片同時獲得了當年香港電影金像獎和臺灣電影金馬獎的最佳動作設計獎。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而在續集《方世玉之萬夫莫敵》中的打鬥場面依舊精彩。續集中更是將武術的美感發揮到了極致。影片中動作場面風格各異,卻又都成為敘事的重要組成部分,從一開始“舞龍會”電光石火的絢爛,“幫規牌匾”的朴實硬朗,到“錦盒搶奪”的優雅與俏皮,經“比武招親”喧鬧群毆的鋪陳,最後在“血戰紅花巷”的豪邁壯烈和“救母決鬥”的英勇堅韌中達到高潮。所有的場景風格設計都與故事的發展脈絡相吻合,在“錦盒搶奪”一段中,方世玉背起花子撐著傘在高空旋轉飛翔的優雅,以及點開花子肚臍穴道的羞澀,不僅塑造了方世玉瀟灑少年郎的性格,同時也為兩人的愛情埋下伏筆。而在幾場作為鋪墊的段落中,導演加入了大量的喜劇元素,使得打鬥流暢而不血腥,相反卻顯得俏皮可愛。但在作為高潮段落的“血戰紅花巷”與“救母決鬥”中,完全沒有戲謔輕鬆的成分。有的只是豪邁壯烈的義薄雲天,以及男性化的錚錚鐵骨與忠孝氣節。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血戰紅花巷”一場是續集影片的精彩段落,它甚至可以成為“新武俠電影”的代表性段落。整個段落採用暖色渲染,營造出蒼涼傷感的氛圍。先是一個全景,狹窄小巷中,樹上的紅葉在秋風中旋轉飄落。接著,緊貼路面的特寫鏡頭中,腳步正緩慢的朝前邁進,蕭瑟秋風捲起黃土和落葉,塵土飛揚中,腳步顯得堅定而沉重。這是方世玉的腳步,他要穿過這條小巷,拯救為了他忍受折磨的母親。但阻擋他前進的,卻又是曾與他並肩作戰的兄弟們。在義氣與孝心中間,方世玉艱難的作出選擇。但他的步伐已證明瞭他的選擇和決心。為了兄弟之情,他用黑布蒙上雙眼,劍拔弩張之時,一陣琵琶聲將緊張情緒拉至最高點,接著,音樂變得凄切,烘托出殺戮的無奈,不時出現的鼓點又保證了敘述的繃緊和力度。方世玉以守為攻,步步為營,擊倒兄弟時常用的慢鏡頭又體現了他現在心情的猶豫和矛盾。鏡頭在正反打、中景和特寫中切換,最多的卻是正面中景。左右兩邊是阻撓者的刀劍,腳步下方是隨秋風飄飛的黃土紅葉,畫面正中的,是蒙著雙眼的方世玉,邁著堅定的腳步前進著。他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他矇住雙眼代表了“義”,而他堅定地往前邁進,是為了“忠孝”二字。即使在蒼涼秋風中也面不改色、行之自若。而阻擋他的刀劍卻在正氣面前瑟瑟發抖。當方世玉走到小巷盡頭,扯下黑布時,那些阻擋者立即如鳥獸散,瞬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這個段落中,音樂、佈景、色調、節奏與武打情節相輔相成,把悲壯的氣氛烘托出來,同時更好的刻畫了方世玉在經歷磨難之後終於成長為一個勇敢、堅強、正直的男人。段落中的紅葉被張藝謀後來用在影片《英雄》中,但是,《方世玉》這個段落中的紅葉既不喧賓奪主也不虛張聲勢,它們只是作為點綴和背景襯托出秋色蕭索,併進一步渲染了整個段落的豪壯凄涼,相較之下,《英雄》顯然遜色許多。

不但是打鬥場景,音樂與敘述的契合也是一大亮點。由於需要觀眾情緒快速轉換,影片時常用音樂來引導情緒。於是,一首活潑輕快的《小二郎》,卻在夜色闌珊的街頭,在隨風飄搖的燈籠中凄婉迴蕩,讓少年的愛恨情仇顯得憂傷無比。而《世上只有媽媽好》也被弦樂和大鼓配合著奏出,讓一位為了兒子被懸吊在半空任人折磨的母親顯得堅強而偉大。

這些美好的打鬥段落,緊貼故事的音樂和場景,以及在歡樂與暴力中逐漸豐滿起來的一個個人物,都讓我們回味無窮。它們朴實、真誠,不像如今某些大片那樣單薄虛假,因此才能留存於我們的記憶,讓我們懂得正義與邪惡、愛情和大義、責任和成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李連傑自創公司的第一部武俠片,她的花子驚為天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