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周星馳和卓別林,跨越百年的不是“喜劇之王”,而是低到塵埃

在當今國人中,說到“喜劇之王”,人們第一個想到的是周星馳,但是轉念馬上又會想起卓別林。對於誰才是真正的喜劇之王這個問題,國人很難給出一個標準的答案。從情感上,以及文化認知上來講,人們更希望是當下的周星馳。但是從知名度和對世界電影的貢獻而言,又貌似百年前的卓別林更勝一籌。

周星馳和卓別林,跨越百年的不是“喜劇之王”,而是低到塵埃

在沒有看懂兩個人電影的時候,人們在看過他們的作品捧腹大笑之後,給他們冠以很多頭銜,稱呼周星馳為“星爺”,為“喜劇之王”。稱呼卓別林為“默片之王”,為“喜劇大師”,為“喜劇之王”。但是在看懂了兩個人的作品後,我們發現他們真的和“喜劇之王”這樣高大上的稱呼很難粘上邊,因為他們的角色,都是已經低到了塵埃的小人物,以至於在看懂電影的那一刻,我們都忘記了卓別林和周星馳的存在。

周星馳和卓別林,跨越百年的不是“喜劇之王”,而是低到塵埃

周游君將周星馳和卓別林簡單的對比了一下,發現他們雖然表演風格,和塑造的人物的類型上略有差距,但是兩個人的人生經歷,和扮演的人物內涵卻又如此的相像。他們的職業生涯,都是在一番摸爬滾打後,迅速的達到巔峰。無論在任何的人生階段,他們都無法釋懷事業剛起步的艱辛,他們都將人生伊始的苦難轉化到了自己的作品中,豐富了電影的同時,也是對人生那個階段自己的一次自嘲,在這些自嘲中,帶給了世界笑和淚。

因為父母職業的原因(父母都是職業歌手),10歲不到的卓別林就成了一名舞臺演員,不幸的是不久之後,父親因為醺酒,而永遠的離開了卓別林。此後的兩年,少年卓別林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在此期間,為了生存,卓別林做過各種工作,這也為他之後的電影創作提供了親身經歷的素材。幸好後來哥哥回到了他的身邊,在哥哥的鼓勵下,卓別林又迅速的回到了屬於他的舞臺。

周星馳和卓別林,跨越百年的不是“喜劇之王”,而是低到塵埃

在參演第一部電影之前,卓別林已經積累了10年的舞臺經驗,這無疑為他之後在電影的默片時代大放異彩奠定了專業基礎。這樣看卓別林並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他的表演經驗,和他電影的創作靈感,多數的來自於他對生活的感悟,他對曾經那段自己人生低谷的自嘲。

而再看周星馳的時候,他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一部《喜劇之王》訴說盡了他成名前的辛酸。自以為專業的表演,被導演諷刺的一無是處,甚至領盒飯的時候,也還要看工作人員的眼色。而他的作品中,一樣的是對生活的感慨,對自己不成功前的自嘲。

周星馳和卓別林,跨越百年的不是“喜劇之王”,而是低到塵埃

卓別林和周星馳在他們影片中,角色的設定,都很相似。他們幾乎都是以小人物著稱,即使偶爾有時候無意中成了大人物,如《淘金記》中,卓別林飾演的流浪漢最後成為了百萬富翁,但是他依然會不自覺的撿起別人丟的煙頭。在《城市之光》中,卓別林飾演的流浪漢借了富豪的車,開著豪車和另外一個流浪漢搶著撿地上的煙頭。這些讓觀眾忍俊不禁的鏡頭,何嘗不又讓觀眾陷入深思呢?那段苦難的生活,就像一個烙鐵一樣,已經在他們的人生圖譜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記,再也揮之不去。

後來兩個人都成了電影界的大人物,都被冠以各種神乎其神的稱號,他們的藝術生涯都有了更廣闊的空間,但是他們都固執的守在了最初起步的地方。卓別林直到有聲電影誕生了10年之後,才開始試著創作有聲電影。周星馳這麼多年過去了,依然是小人物,無釐頭。

周星馳和卓別林,跨越百年的不是“喜劇之王”,而是低到塵埃

有人說喜劇的最高境界是讓人笑著哭,而有人則反對。其實這和看電影人的心態有關,這也和電影人創作的心態有關。人世間都是五味雜陳的,而各個的感官之間都是相通的,沒有那一部分生活只讓觀眾去笑,沒有那一部分的故事,只讓觀眾絕對的哭。卓別林和周星馳都深喑此道。

他們在各自的故事之中都加入了很多生活化的元素,而這些元素,都是為了升華主題用的,而藝術來源於生活,所以人們看到這些恰到好處的笑料的時候,經常也在影片中,看到了生活中忙碌的自己,所以喜劇演繹的敲到好處的時候,觀眾不自覺的笑著笑著就哭了。

卓別林和周星馳在電影中的角色,都帶著一種自卑,害羞,膽怯的人物屬性。和影片中,其他的光輝形象在一起的時候,他們總是勉強的維持著僅僅附著於錶面的自尊。他們在勉強維持的過程中,為觀眾創造歡笑,留下辛酸。

周星馳和卓別林,跨越百年的不是“喜劇之王”,而是低到塵埃

卓別林幾十年都在影片中扮演流浪漢的形象,一身破破舊舊的紳士裝是他對於自己社會定位的象徵,他標誌性的搞笑動作是,無論發生什麼情況,他都會標誌性的向對手行一個脫帽禮。而周星馳,在任何時候都一副認真的模樣,無論他面前是暴虐的包租婆,還是走火入魔的火雲邪神,還是患了失憶症,做著危險實驗的化學老師。周星馳的角色,總是以一種充滿禮貌的認真的態度。

而笑是怎麼創造的呢?是他們對周圍環境的態度,和周圍環境對他們態度的不相稱造成的。當流浪漢行脫帽禮的時候,其他的人感覺到的不是禮貌,而是諷刺。當周星星,很認真的反覆發問的時候,他已經被周圍的人當成了一個傻帽,神經病。

周星馳和卓別林,跨越百年的不是“喜劇之王”,而是低到塵埃

世界就是這樣的,如果失去了平衡,就會成為別人的笑料。當穿著一身破紳士裝的時候,其實和臭要飯的沒有什麼區別。你的禮貌和無禮都已經顯得那麼微不足道了,因為沒有人會在乎是否得到了一個這樣人的關註。

跨越百年的周星馳和卓別林,在他們的喜劇世界里,其實是一類人。他們在各自的喜劇世界里,都沒有成為王者,而是低到了塵埃。而在這微不足道的塵埃之中,他們又發出了萬丈人性的光芒。

雖然經歷百年歲月,雖然跨越千山萬水,雖然經歷了默片到有聲電影,黑白到彩色電影,但是從卓別林到周星馳,喜劇的內涵並沒有變化。他們都是用一個個沒有名字的小人物,訴說著人間的疾苦,讓觀眾在苦中做樂,在笑中釋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周星馳和卓別林,跨越百年的不是“喜劇之王”,而是低到塵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